风月无涯

佛系摸鱼塘主,沙雕使我快乐
嗑嗑写写画画自己喜欢的
目标速撸草

大天狗帮阿爸养崽之初来乍到非酋寮

注意事项:

沙雕文

究极沙雕

不要在意细节

快乐就完事儿了

——


大天狗成为大天狗之前,是个苦逼的肝帝。


不仅肝,头还秃,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所有崽儿养好后每天签到吃低保养老。


直到这游戏式神越出越多越出越频繁,他才明白:自己的心愿,恐怕是终生无法实现了。


但是肝和秃是有回报的,一个不算黑的零氪玩家,在不间断地刻苦钻研了三年之后,终于站上了的区服的排行顶端。


——然后,他摔死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是没睡醒,眼前出现了幻觉。


如果不是做梦,那他怎么会看见自己手机上的蓝衣白毛安倍晴明,此时正站在自己眼前!???


“呜嗷……是SSR啊!我人生中第一个SSR啊!!!!!”


眼前的晴明比他还要激动,泪流满面地看着他,眼角分不清是胭脂还是哭红的。明明是和游戏里如出一辙的优雅面孔,却被他哭出几分狼狈意味。


听见晴明的话,他的心底忽然冒出了不好的预感。


抬起双手,左手显然比自己的要白要细要好看,右手……拿着一把团扇,蓝色的,上面写了个字体规矩的“祭”。


嘶……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接下来晴明的话,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份——


“大天狗!SSR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有SSR了!!!”


大天狗扭头,果然,背后还有一对乌漆嘛黑又漂亮的大翅膀。他尝试性地动了动,掀起一阵不小的风。


晴明没有被这阵风吓到,反而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对着他张开双臂大叫道:“让这暴风来的更猛烈些吧!!!”


噫……


大天狗忽然对晴明产生了几分嫌弃的意味。


但是,眼前最重要的,还是自己为什么会变成大天狗,以及……


扫视这个干净简洁的寮,式神倒是不少,什么赤舌、什么涂壁、什么天邪鬼赤橙黄绿蓝靛紫……这,这一看就是个极品非洲寮啊!


大天狗,曾经作为一个肝帝+欧洲人,当他还是玩家时,唯二的烦恼是初非成就都没达成所以没有月见黑,以及,发际线有点高。


此时看见如此之黑的寮,他对自己的未来隐隐有些担忧:难道在自己呕心沥血肝了三年之后,转头来死也不能休息,并且还要当狗粮队长?


不得不说,他真相了。


晴明拉着他的手,不,目前是抱着他的大腿,一边哭一边说:“我寮里连个SR都没有终于来了个SSR呜呜呜……”


唉,可怜啊。


大天狗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帽子。


也许是发觉自己的行为很丢人,晴明站了起来,捯饬了一番后,又笑眯眯地握着大天狗的手道:“你好啊~我是安倍晴明,这个寮的主人,欢迎你来我家~”


大天狗微微仰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啊,这个身高,果然好不爽啊——所以说大天狗穿着高跟的木屐是为了什么,他不是会飞么,为什么不飞着走呢,能有八米一。


此刻的大天狗内心正默默的吐槽着,但完全没有实行的意思。


对于他来说,还是脚踏实地更加习惯些。


“大天狗。”大天狗说了自己的名字之后,淡定地把手从晴明手里抽出来,转身向庭院走去。


庭院里的N卡哪里见过这样强大的SSR,被他周身的凛然气势吓得四处逃窜,有的还翻进了池塘里,顿时乱作一团。


大天狗看都不看一眼,在走廊上坐了下来。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天边暖红的颜色倾洒而下,竟生出堪比画卷的凄美意味。


——是的,大天狗心里如同泣血: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只留下真·非酋晴明默默在屋里黯然神伤:为什么别人家狗子都这么可爱这么活泼,自己抽到的就这么冷漠!苍天啊,你就忍心这样对待一个可爱的我?


××


大天狗,曾是一个欧皇。


也可以这么说:他原来的身份是欧洲肝帝秃头大佬晴明。


例如SSR,前期茨木当主力吃香的时候,他刚玩没多久就抽到了;流行平安京第一高长腿模特荒玩特效的时候,他也在第一天抽到了;当BUG花出来制霸斗技时,他又迅速抽到了;再往后的大舅,再到后来的联动——什么奴良陆生,什么杀生丸,他也都有,然后是鬼切、山风、不知火……说了这么多废话,其实他已经全图鉴了,over。


所以,当他看见这个晴明伏在书案上画了又画,无论怎么抽都是R和N的时候,真的恨不得上前去帮他抽。


大天狗远远望着,看这位非洲晴明手里捏着一把蓝票,拿出毛笔涂鸦,看动作走向,应该是画了个五角星加圈。


随着粉红小蝴蝶的飞舞,刺眼的白光闪过,只听得光中传来一道软萌的声音——


“哦滋口投嘿投哇,哦卡西呐~”


晴明不服,继续画。


“嗨如狗库扣次盖K!啊偷麻袋偷麻袋~”


继续。


“欧尼酱,都扣泥一撸哟?”


再来。


“骚来脚,哇达西泥次卡次卡那一带。”


再继续。


“心心都阿美嘎打呼噜,哇哒西哇要内撸要内。”


此时,晴明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他显然是不相信自己竟然这么黑,但是庭院里NR开会的盛况已经说明了他的血统——对,就是这么黑。


但是他依旧继续画了下去,这让大天狗很是敬佩。嗯,拥有美好的执着的品质。


“阿达西泥瓦扣扣拿子喏一拿一鸡嘎阿嫩嘎喵!”


“汗脸!嘿!嘿!哈~嚯!”


“嗷~呀都洗豆以滋k拿丝袜~”


……


一系列操作之后,终于,蓝票没了,晴明的抽符以遗憾终了。


很多N和R把晴明围在中间,黑夜里攒动着一片,在大天狗的角度看过去好不壮观!晴明苦着脸把式神们挨个儿看了一遍,转头飞奔投向大天狗的怀抱。


“大天狗!呜呜呜呜……”晴明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他想,自己怎么就这么黑呢?难道是因为在晚上抽卡的缘故?可是之前在大中午抽卡也没见有SR,更别提SSR了……还好有大天狗!


这冷漠的世界,唯有大天狗还能给晴明那么一丁点儿温暖。


大天狗接住了晴明,心底无奈地叹了口气。


看来,还是要帮帮这个可怜的黑鬼才行。


还没等大天狗问出“你想成为马猴烧酒吗”这类传销般的话,眼前的晴明就重新振作了起来,甚至还能看见他头顶励志的小火苗。


——不愧是经受过千锤百炼的黑鬼,心理状态就是好啊。


晴明将大天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一遍,恍然大悟:“啊!对了,先给你升个三星吧!”


大天狗十分好奇怎么个升星法,难不成……


难不成是把N和R剁吧剁吧端上来生吃!?还是直接整个吞???


无论是哪一种,大天狗都觉得画面太美他不敢看,过于血腥少儿不宜。如果真的是这样,还是让他安安心心当个一级的两星吧!


晴明对着院子里的N卡们招招手,“八个一组,站好队,跟我来。”


N卡们很乖,哼哧哼哧站好了,跟着晴明进了屋子。


在暖黄灯光的映照下,窗户上显现出晴明的身影,如同鬼魅。


大天狗咽了咽口水,静静等待着。


没有想象中的剁肉声,也没有想象中的惨叫声,不到半分钟,晴明就端着一个碗出来了。


他笑眯眯地来到大天狗身边,很期待地看着他,“喝吧。”


大天狗瞄了一眼,这是一碗清汤,还挺香,上面飘着些灰灰绿绿像菜叶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虽然隐约猜到了,可大天狗还是不甘心。


“能让你变强的东西。”


大天狗咬咬牙,一口喝了,头顶立马“蹭蹭蹭蹭蹭”蹦数字,一路蹦到LV.13(亲测!)。


“看来还是不够啊……”晴明摇摇头,回去又给大天狗端了几碗过来。


就这样,大天狗成功升到了25级。


大天狗打了个饱嗝,确实感觉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变强了,于是问道:“不升四星?”


晴明颓然:“不够啊……材料不够啊,经验也不够啊……”


大天狗好奇道:“你的结界呢?”


“啊?结界?”晴明呆呆地重复了一遍大天狗的话,反应过来,指着屋子旁边的空地道:“在那边。”


大天狗望过去,看见孤零零的“式神育成”标志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偌大的圆形空地,里面一个式神都没养,分外萧索。


装结界卡的位置上,也是空无一物。


“结界卡呢?”大天狗耐心地问。


“结界卡……你是指这些?”晴明拉开旗杆里的抽屉,里面塞得满满的,刚一拉开就掉出来一堆一星结界卡。


大天狗按捺住想抽他的心情,问道:“为什么不用?”


晴明心虚,眼睛左右乱瞟,“忘、忘了……”


“那你平时怎么给狗粮升级的?”


“就……打打探索,过过章节,攒攒经验……”晴明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忽然觉得自己会成为第一个被自己式神杀死的阴阳师!大天狗的眼神好可怕!!!


大天狗差点背过气去,他盯了晴明良久,甩下两个字:行吧。


他该说这货幸好还会创建结界吗?


从此,晴明终于记得每天装结界卡,即使只是一星的。


——TBC——


补充:

打算写一个系列

自娱自乐式沙雕

纪念逝去的肝与头发

抽卡空耳都是听出来的!不标准! 

))))))° 为什么写文可以发语音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