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涯

佛系摸鱼塘主,沙雕使我快乐
嗑嗑写写画画自己喜欢的
目标速撸草

大天狗帮阿爸养崽之翻车不懈刷御魂

注意事项:

无脑阅读更加舒适

我们的口号是:

时而沙雕!时而正经

——


【接上文】


来到这个非洲寮的第一天,大天狗在极其心累以及对未来无望的心情中结束了。


大天狗推测这个非洲晴明在这种条件恶劣情况下大约是个咸鱼,可以舒服的养老。可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他却是在睡梦中被晴明从被窝里掀起来的!


“大天狗!起床啦!!!”


大天狗一脸懵逼地从榻榻米上坐起来,茫然地看着晴明。


晴明看见大天狗这幅样子,内中窃喜:昨天凶巴巴的,没想到刚睡醒也很可爱嘛!


——庆幸大天狗没有起床气吧!愚蠢的人类。


大天狗恍惚以为自己还是自己,伸手就要从枕头旁边摸手机——早晨先蹭一发石距车。等他摸了半天只能摸到空气时,发觉哪里不对,才终于清醒过来。


“安!倍!晴!明!”


寮屋一阵颤动,随着一声怒吼,晴明被大天狗扔出了房门。


庭院里的式神们纷纷凑过来看热闹,指指点点。


“哎呀,晴明大人被扔出来了呢~”


“活该!谁让他随便进大天狗大人的房间。”


“好狼狈啊~唉,我听表哥说他去的寮可好了,每天都能有吃有喝,现在他都五星了!”


“对啊对啊,晴明大人是我见过的最惨的阴阳师……”


一阵嘈杂。


晴明听着黑了脸,他本来就非,现在却在被自己的式神一下一下戳软肋,真的是——太、悲、伤、了!


“你们!谁再说一句我就把他喂了!”


瞬间鸦雀无声。


不得不说,被当狗粮喂这个惩戒还是很有威慑力的——至于为什么不说返魂,当然是因为这个时候还没有神龛。


大天狗从屋里走出来,衣冠不整。他暂时没有时间去研究这套衣服究竟该怎么穿,只是随手系了腰带,打的还是蝴蝶结。


晴明一看大天狗这样子,脸上由阴转晴,甚至差点笑出声来,他拉着大天狗往屋里去,“走走走,阿爸给你穿衣服……”


大天狗也不推辞,因为他有着虚心好学的良好品质。当然,如果他知道晴明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把自己当做生活残废的话,他绝对不会顺从,而是一个羽刃暴风让晴明感受到飞翔的快乐。


从这一天清晨起,“晴明帮大天狗穿衣服”的逸闻八卦传遍整个寮,并在式神们添油加醋之后传遍了平安京。


而事件的两位主人公,毫不知情。


××


关于为什么这么早起,这个问题大天狗同样也问了晴明,得到的回答是——


“大天狗!我们去刷御魂吧!”


大天狗愣了一下,沉思半晌。考虑到如今晴明是个弱鸡,刷御魂的确能够从根本上帮助他,也就同意了。


于是,他便问:“今天周几?”


“周四啊……”晴明虽然不明白大天狗为什么要问这个,还是如实回答了。


周四?针女!


“走。”


大天狗斗志盎然,他一定可以刷出一套极品针女的!


然而,当他们来到御魂四层的时候,大天狗才发现是他太天真了。


“……为什么只打到四层?”


晴明很是委屈:“你看看我的式神再说这句话好吗!”


大天狗回头。


阴阳师:安倍晴明


出战式神:山兔x1,座敷童子x1,萤草x1,九命猫x1,大天狗x1


等级通通二十,且勉勉强强一套三星垃圾御魂。


只有大天狗是二十五级。


……好惨。


大天狗用悲悯的眼神注视着安倍晴明,真不知道你这日子怎么过的。


不过……四层也能掉四星御魂,看运气吧。


山兔:“HolaHola!”


座敷:“噗噗噗!”


九命猫:挠挠挠~


大天狗眼角抽搐,对面小怪基本都满血,只有九命猫挠掉了最脆的那个怪不到一半的血。


轮到他了,可晴明并没有给他装御魂,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没有——大天狗猜是没有。


天很蓝,风很轻,阳光很暖,大天狗绝望地想:今天一整天可能都要浪费在四层死磕了。


大天狗硬着头皮上了,随手抓了三个火放大招。


“羽刃暴风——!”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用技能,因为他也不知道!


一阵炫酷狂霸拽的暴风席卷而过,空气仿佛撕裂了一般,灰尘砂石腾空而起,宛若为这场战斗送上凯旋的战歌。


白字:-233,-666,-233,-666


呵……呵呵……


装作没看见晴明失望又鄙视的眼神,大天狗冷漠地想:是你没给我御魂好吧,这可是御魂师。


接下来是萤草,娇小可爱的她抱着大大的蒲公英,声音也是无比软萌,“咿呀~”


糟糕!


对面反击了!


只听得两声惨叫,皮最脆的山兔和座敷童子变成了小纸人,大天狗也只剩下了一层血皮。


大天狗望着自己头顶的血条,心想:不愧是生命C的SSR,哦不对,他还没觉醒,是生命D。


又轮到萤草,晴明期待地等她能来一次救场的治疗,而大天狗却在为自己进行心理建设,准备迎接第一次“死亡”。


——萤草这物种,他可是太清楚了。要知道,他曾经也是养过五萤草邪教队的人。


果不其然。


只有“咿呀~”,而不是“卡密萨马,啊比黑喽~”


第二轮反击,全军覆没。


晴明不甘心,无能狂怒,“萤草你的奶呢!我怎么没见到你的奶!你是个奶妈不是个输出啊啊啊啊啊!”


萤草:“嘿嘿……人家忘了嘛~输出太快乐惹~”


惹,你居然说惹?


晴明泪流满面地蹲地上画圈圈,“为什么不给我桃花妖惠比寿啊……”


因为你黑啊,白痴。大天狗默默吐槽。


大天狗没空管晴明,而是去其他式神身上搜刮御魂,他刚刚好像看见山兔戴了一对三星针女……咦,九命猫身上还有个四星的。


大天狗走过去,对山兔道:“给我你的针女。”


山兔:“好的~”乖巧递出。


大天狗转向九命猫:“给我你的针女。”


九命猫:“你要干什么喵!这个御魂是我的喵!不要抢喵!晴明大人喵喵喵喵!”


三个针女搞到手后,大天狗又从萤草身上扒下来一个,凑成了一套。运气还算不错,四个针女都是不同位置的。


大天狗查看了一眼自己的面板,各属性后面另加的数字在他看来少的可怜。


好吧,聊胜于无,毕竟是还没有升级的白板。


接着,他又将式神们的御魂搭配成套、重新分配。原本的散件两两成双激活了属性,输出增值醒目。


晴明没有注意到大天狗这边的动作,他已经丧失了信心,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语重心长,“大天狗,要不,我们还是去打魂三吧……”


“不。”大天狗拒绝了他的提议,目光坚定,“再来一次。”


这次一定能行!


……大概吧。


晴明不想破坏自家大天狗第一次打御魂的心情,从食盒里掏出六个寿司,分着吃了。


满血复活!


大天狗,曾经是一个欧皇,这点在前文已经点明了。


在默认99%暴击=0的潜规则里,凡是他养成的输出式神,即使堆不到满暴,也基本没有见过白字。


当然了,作为一个肝帝,那些堆不到满暴的御魂后来也通通换成了能堆成满暴的,他不允许有意外出现。


第二次战斗开始。


山兔:“HolaHola!”


座敷:“噗噗噗!”


九命猫:挠挠挠~


大天狗:“羽刃暴风——!”暴击x3,白字x1,触发针女x2。


这次出奇的顺利,晴明目瞪口呆地看着敌方死了两个,还有一个只剩下一层血皮。


天、天哪……


晴明感动到流泪,要知道,在过往的日子里,他是多么艰辛地一点一点磨上了御魂三层,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一次一次跪倒在御魂四敌人们的面前。


而现在,他不一样了!因为他有了大天狗!


从今天开始,他将秒杀魂十,拿六星御魂到手软,走上人生巅峰!


嘿嘿,嘿嘿嘿……


大天狗一脸头疼地看着晴明傻笑,用膝盖想也知道他是在意淫什么,一扇子敲了过去,“还没完呢!”


在大天狗的强烈攻势加萤草的配合下,晴明终于通过了曾百般折辱他、却仍旧为之魂牵梦萦的魂四。


晴明开心的像个傻孩子,蹦蹦跳跳地去开箱子。


金光闪过,晴明脸上的表情凝固起来。


大天狗凑上去瞟了一眼,掉落不尽人意,甚至可以说是“垃圾”。按如今的强度来说,这种掉落可谓稀松平常,更好的掉落,还在更高的层数。


两分钟之后,大天狗为推翻了自己先前所想。


掉落,因人而异,而已。


晴明没有了摸箱子的动力,大天狗主动去摸了。


四星六号位暴击针女,副属性:攻击加成,暴击,暴击伤害。


“啧……”


大天狗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感慨。看来,他的欧气在这个世界还是存在的。


晴明看见了大天狗手里的御魂,发出惊呼,“暴击针女!”


大天狗端详了这个御魂很久,这东西搁以前都被他当垃圾喂了,只有在菜鸡非酋阴阳师眼里才当个宝贝。


而现在,自己就是这个菜鸡非酋阴阳师手里的式神。


或许……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吧。


大天狗闭上双眼,由衷地忏悔:对不起,当年斗技里恶心对手是我的错;对不起,用不尽的欧气是我的错;对不起,肝太多了是我的错;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热爱和平与生命的。


热爱和平?不存在的。


他们刷了一个下午,直到把晴明带来的一百个寿司都吃光了才打算回去——当然是大天狗强迫的,新生的SSR的力量让他不知疲倦,变强的欲望愈发蓬勃壮大。


大天狗满意地把暴击针女御魂升满,不仅如此,他还顺利地摸到了二、四号攻击位和其他位置的针女,副属性除了有一些小瑕疵也勉强能入眼。


除此之外,大天狗甚至还帮萤草摸出了一套不错的树妖——尽管他更倾向让萤草戴狰,不过条件不允许,就先这样吧。


一天的合力战斗下来,在萤草她们眼里,大天狗无疑变成了神明般的存在:不仅能带领他们通关御魂四,而且还帮她们搭配御魂。


“可以回去了吗……”晴明一脸肾虚的表情,他套了一下午的盾,实在撑不住了。


然而没有人搭理他。


晴明奇怪地转头,发现平时围在自己身边的式神们全部聚到了大天狗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完了,他是被抛弃了吗?


被围在中间的大天狗似乎发现了他(因为都是妹妹没有比大天狗高的,不挡视线),一双蓝色的眼眸没有半分波动,其中寒意却还是让人如至冰窟。


晴明呼吸一滞,继而泪流满面。


果然,被嫌弃了!


晴明不自觉地陷入自我厌弃的漩涡,此时,一只手伸到了他眼前。


“晴明大人,回家吧。”淡淡的语气中隐藏着难以察觉的羞赧,纵使只有一丝,也被晴明敏感地捕捉到了。


晴明抬起头来,看见大天狗正站在他面前。


白衣黑羽的大妖平时看着冰冷强势,偶尔显露出的温柔实在诱人不已。


“大天狗……!”晴明心生触动,扑倒大天狗怀里甩鼻涕——弓着腰半蹲着。只有这种姿势,他才能枕着大天狗单薄的胸膛撒娇。


大天狗低头看着晴明把鼻涕眼泪擦到自己雪白的衣服上,额角青筋跳动。


“羽、刃、暴、风!”


“啊呀呀呀呀——”天边划过一道流星。


晴明坐着特快列车回了寮,可喜可贺。


“大天狗大人,你的衣服脏了,用我的手绢擦擦吧~”萤草抱着蒲公英来到大天狗跟前,向他递出一条手绢。


大天狗看了萤草一眼,回绝了她的好意,“没事,回去让椒图帮我洗洗。”


“……嘎?”


萤草呆滞,她刚刚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看着大天狗离去的背影,萤草想说又不敢说——椒图姐姐不会洗衣服啊喂!她只会给你湿!身!大!法!


××


回去后,晴明主动帮大天狗升级其他位置没有强化过的针女御魂。


虽然觉得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大天狗还是点头同意了。


几分钟后……


晴明:“大天狗,副属性都强到防御了……QAQ”


大天狗:“……”


从此之后,晴明再也没能摸到过大天狗的御魂。


——TBC——


补充:

系列之二

晴明距离变强还有很多字节

正在考虑非晴明第一个SR应该是什么

目前设定——

晴明:究极变态非

狗子:究极变态欧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