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涯

佛系摸鱼塘主,沙雕使我快乐
嗑嗑写写画画自己喜欢的
目标速撸草

大天狗帮阿爸养崽之煞费苦心帮带崽

注意事项:

不要在意细节!

莫问,问就是魔改!

——


【接上文】


经过一段时间的地狱式挣扎,晴明终于打上了御魂八,真是可喜可贺!


不仅如此,山兔和座敷也都升了四星,大天狗甚至在晴明的狂肝下升了五星、吃足了皮蛋,且在御魂的帮助下,有了能一波刮死小怪的气势。


这一天,晴明重新攒够了一百张蓝票,准备大抽一番。


“我就不信我抽不出一个SR!要是抽不出来,我就,就——就不吃明天的晚饭!”晴明信誓旦旦,挽起袖子坐到庭院的书案前。


——SR?还真是没出息的誓言啊。


大天狗不忍直视。在他看来,就算晴明发誓说倒立拉稀也不会出的。


相似的剧情,相似的台词,一切的一切都验证着晴明纯正的血统。大天狗看得困了,几乎快要睡着。就在他马上要进入睡梦时,晴明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喊,把他惊醒。


“怎么了?”大天狗眯着眼抬起头,眼前出现了一片紫光。


晴明人生中的第一个SR!


好的,晴明你明天晚上可以吃饱饭了。


大天狗嗤笑,愚蠢的凡人,出了个SR就惊喜到这种程度吗?


晴明继续鬼哭狼嚎着,甚至要往大天狗身后躲。


到底怎么了?


大天狗抬起头望去,发现那幽幽紫光中游出一名人身蛇尾的女孩来。


清姬?


大天狗思量片刻,这式神虽然没法带狗粮,但有些地方是意外的好用。甚至后期某些活动能够成为令人惊喜的力量。


难道说……是晴明不想要这个SR?所以是崩溃的嚎叫?


“蛇……蛇!蛇……!!!”晴明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蚊香圈,冷汗顺着他的额头留下来,他的脸色苍白,仿佛生了一场大病。


哦……?原来是怕蛇?


大天狗挑了挑眉。


然而此时晴明已经神志不清了,他抱着大天狗的腰闭着眼大叫,“大天狗!我命令你去把她喂了!给谁都行!白蛋也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什么鬼话?


大天狗奋力把晴明箍在自己腰上的手掰开,不仅不能喂,还要提前养成,为以后做准备。


“嘶……晴明大人,是您召唤了我吗?嘶~”清姬来到晴明身边,嘶嘶地吐着信子。


“我不是我没有!求求你快回去吧!!!”晴明很伤心,他不该发下那个愚蠢的誓言的!他应该减肥的!大天狗天天逼他猛吃寿司,已经把他喂胖二十斤了啊!再这样下去,他就是安倍球明了啊!


“别理他。”大天狗对一脸懵逼的清姬道。


“嘶嘶……晴明大人好奇怪……”


大天狗看了一眼食盒里的寿司,发现晴明还有不少体力,于是转过头,“晴明大人~”


晴明瑟瑟发抖,一旦大天狗这么称呼自己,一般都是大难临头了。


“今天是周一,去给清姬打套雪幽魂吧。”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一顿操作之后——


榨干晴明的体力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啊……大天狗感慨。


××


一级的清姬小小的一只,与其说是蛇,不如说是一条大泥鳅,走起来让人忍俊不禁。


幼齿清姬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跟在大天狗后面,至于晴明——清姬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那个人类阴阳师每次见到她就大呼小叫的,真讨厌!


自从清姬来了寮里,大天狗基本不敢走在半道上转身,生怕一脚把她踩扁。


因为寮中没有其他的SR式神,晴明也就不得不先将她练起来,好歹看着是个紫的,怎么也算个安慰不是?


“晴明大人,轮到你了。”


“啊?这么快?言灵·星!”


“晴明大人……你这样戴着眼罩是没法看到战斗情况的。”


“可是,可是清姬在啊!大天狗你又不是不知道!”


“嘶嘶……”清姬无语。


“呃啊……”晴明毛骨悚然。


大天狗:“……”


即使大天狗特意把清姬放在队伍的最边上,也阻止不了晴明怕蛇的心。


很快,清姬就升到了二十级。升星的同时,他们也打到了足够的材料帮她觉醒。可谓双喜临门。


晴明安慰自己:也许清姬觉醒之后的形态就是人了呢?这样就不会害怕了!


当一条妖艳的美人蛇从屋里爬出来的时候,晴明崩溃了。


为什么尾巴上多了骨刺啊!更吓人了好吗!!!!!


大天狗无奈地看着庭院里旋转跳跃的晴明,默默地喝了口茶。


说起觉醒,之前晴明为大天狗刷满觉醒材料的那一刻,内心是无比期待的。


当他看见清秀的少年转头变成一个带着面具的怪老头时,内心是无比绝望的。


“大天狗!你怎么毁容了大天狗!”


大天狗推开晴明,将面具摘了下来,额角冒出青筋,“毁容?”


晴明表示接受不能,说大天狗你还是把原皮穿上吧。


大天狗没有反对,这还在夏天,戴面具实在太热。前两天听山兔说隔壁的大天狗因为整天戴着面具起了一脸痱子。那只大天狗又要面子,不好意思露脸见人,继续戴着面具,恶性循环,估计已经要真·毁容了。


因此,大天狗基本是不穿觉醒皮的。


××


时间过得飞快,酷暑的燥热褪尽,庭院与寮屋披上了冰冷的霜雪。


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大天狗的压力),晴明已经成功让屋子旁边的结界热闹起来,狗粮成群结队,上面挂的太阴卡也由日常的一星变为了二三星。


过年的时候,式神们拉着晴明围在一张桌上吃年夜饭,说好歹共处了快半年了,聚个餐不过分吧?


吃到午夜,天边炸开绚丽的烟花,明亮的光辉如流星一般转瞬即逝。


在节日氛围的影响下,他们各自许了一个愿。


式神们的愿望大同小异,无非是变强或是不被当狗粮喂掉,一圈下来,轮到晴明和大天狗。


晴明说:希望自己新的一年欧气满满。


说完后,式神们都起哄,说什么“晴明大人你这么黑怎么可能”、“晴明大人你就是在做梦嘛”之类。


轮到大天狗,晴明期待地看向他。


晴明想:真不知道大天狗会许什么愿,如果是快点升六星的话,那他年后可得好好努力一把了。


大天狗说:希望晴明新的一年欧气满满。


——这是晴明始料未及的。


几十个式神里,只有大天狗许的愿与他有关。


大天狗看着晴明呆愣的神色,平日里淡漠的面容下竟浮现了一丝笑意。


毕竟在这个世界,他也没有别的牵挂了。


……


宴席散场后,晴明与大天狗来到屋顶观赏还未结束的焰火。


晴明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把想说的话问出口,“那个,大天狗,你为什么会许这个愿望啊?”


大天狗淡淡道:“因为你实在太黑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非洲晴明。你看隔壁二丫,昨天刚搬来,就已经有了三个SSR;还有上次来的那个小红,人家没满级就全图鉴了;还有……”


晴明:“停停停!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成为厉害的大阴阳师的!”


大天狗盯了他一会儿,眯起眼道:“你不是早就是了吗?非洲大阴阳师。”


大天狗式嘲讽,得到的是晴明式咆哮:过分!


××


也许是上天听见了大天狗的新年愿望,新的一年新的抽卡,晴明居然出乎意料的有了那么几丝欧气。


晴明不仅抽到了日思夜想的姑获鸟、桃花妖、惠比寿,甚至还抽到了一个新的SSR:茨木童子。


按理说抽到新的式神,应该麻溜练起来,可不巧的是,狗粮在前几天刚刚喂完了,结界卡也用光了。


看着几个小团子依偎在自己身边嗷嗷待哺,晴明愁得头更秃了。


脑中灵光闪过,晴明双手一拍:对了,他还有大天狗!AOE,带狗粮不是正好吗?


晴明跑出屋外,看见大天狗正高高地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上,嗑着瓜子掉着毛,一条腿还伸在半空中晃悠,好不自在。


无边黑羽从空中洋洋洒洒落下,宛如漫天飞花,梦幻而浪漫——


见大天狗又在掉毛,晴明痛心疾首道:“大天狗!你说说,自从你来了,它们哪天不是累得要死要活的!”说着,伸手指向屋檐下的小纸人。


大天狗沉默,瞥了一眼角落。


小纸人手里正握着条比它自己还高的扫帚,哼哧哼哧地把散落在树下的羽毛扫成一堆,这时山兔骑着魔蛙从羽毛堆上跑过,把它的劳动成果再一次毁掉了。


咦,他为什么要说再?


大天狗伸展双翼,从树上缓缓落下,身姿轻盈灵动。


看见这一幕,躲在晴明身后的茨球睁大了眼睛惊呼,“哇~”


大天狗瞧着这个白白的团子,竟觉得十分有趣,便伸手去逗弄,被晴明挡了下来。


“别给摸坏了!这可是SSR!”


大天狗居高临下地盯着茨球,“也对,刚召唤来的式神都很弱小。”


晴明点头赞同,“对啊,就像你刚来的时候……”


声音戛然而止。


晴明和大天狗同时想到,所有式神被召唤来时都是幼年的体态,唯有大天狗不是。


究竟是怎么回事!?


晴明怎么也想不通,于是自我安慰:也许第一个SSR总是特别的吧。像大天狗总是帮自己配御魂、搭配阵容,果然是聪明又能干呢!


大天狗则是若有所思,却没有再说什么。


××


大天狗在成为大天狗之前,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能这么热衷于户外活动。


不过,既然晴明求他带带这些初出茅庐的小团子,他也不会拒绝。毕竟,只有养大了他们,自己才能卸去狗粮队长的职务,有多余的功夫休息。


晴明给茨木带上了一套不成型的破势,让他好歹能有点输出。至于队伍阵容,和往常差不多:兔、火、大天狗、狗粮、茨木。


以前都是带两个狗粮,为了让茨木快点长大,晴明就让茨木顶了一个狗粮的位置。


战斗开始了,座敷童子吐出三个火,山兔骑着蛙开始跳舞,接着是茨木——带上破势之后,茨木的速度稍微比大天狗快了那么一点,不过好在不缺火,大天狗还是顺利地将敌人收割了。


然而到第三回合的时候,超速的茨木就让大天狗十分不爽了。


本来输出就不够,要打两轮才足以打死大蛇,但在有队友抢火的情况下,不翻车都是谢天谢地。


没有了足够的前置火,山兔不再跳舞,而是把剩下的火猛地抢了过来,开始套环。


暴击-1551!


轮到大天狗时,只有普攻的资格了。


“风袭!”


暴击-10086!


勉强过了。


这样的情况上演了两次,偏偏晴明还忘了这茬,直到第三次……


大天狗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抢先一步KO自家猪队友茨球,放出大招,将对面的八岐大蛇刮死。


茨球捂着脑袋上的大包可怜巴巴眼泪汪汪,哭着找晴明求安慰。


晴明这时才发现原来火被抢了,干笑,“我说今天怎么有点慢呢……大天狗,他还是个孩子嘛~你就原谅他吧!”


大天狗高贵冷艳地哼了一声。


从这一天开始,茨木向每个后来的式神宣传“弱者安静如鸡”大义,并在他们抢自己鬼火的时候愤怒地捏爆了他们:打不出伤害?就!憋!抢!火!


……


在晴明的肝作用下,茨球很快就成长起来,成为了茨木。


只是皮蛋目前不够,所以,狗粮队长的名头依旧安在大天狗的身上。


紧接着,大天狗又将姑获鸟、桃花妖、惠比寿一个个带了起来。同样的,他们的技能没满,但好歹有正儿八经的输出和奶妈了。


至此,晴明终于过了魂十,踏上了混野队刷六星御魂的道路。


靠着输出给力的大天狗,晴明收获的好友有一打那么多。


看着由于交上新朋友而变得兴高采烈的晴明,大天狗也不自觉地唇角微弯,露出些许笑意。


确实,很像曾经的自己啊。


这种单纯的开心。


××


后记:


“地狱之手!”别人家的茨木徒手捏死了每回合的所有小怪。


“地狱之手!”茨球软绵绵地抓掉小怪的半管血,被反击而死。


大天狗:……


这孩子是不是随了晴明的血统?怎么一个黄字也不出?明明快满暴了啊!


——TBC——


补充:

晴明将要踏上变强的道路(?)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但,肝,可治百病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