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涯

佛系摸鱼塘主,沙雕使我快乐
嗑嗑写写画画自己喜欢的
目标速撸草

大天狗帮阿爸养崽之参与活动打斗技

注意事项:

无脑阅读增加体验

问就是瞎写

不知道不知道

——


【接上文】


大天狗原想在晴明的式神阵容成型之后带他去打斗技,却没想晴明竟然主动来找他了。


“大天狗大天狗,我们去打斗技吧!隔壁博雅都打到一千二啦!听说还送勾玉呢!”


年轻人,看来你还没有遭受社会的毒打啊。


大天狗意味深长道:“你真的想打?”


“嗯嗯嗯!”疯狂点头。


“怎么突然想打?”大天狗觉得这不像晴明的作风,平时刷狗粮都要押着去,为什么忽然这么积极?难不成是隔壁源博雅忽悠的?


晴明自然不好意思说是因为看大天狗整天闷的发慌,感觉自己太过咸鱼起了愧疚之心,支支吾吾道:“博雅也说你这面板很不错了,就想试试……”


“是吗。”大天狗将信将疑。不过,既然晴明有这个心思,他也会毫不吝惜地将自己所学全部传授给他。


话不多说,搞起。


晴明匹配到了一个神乐。


“哟,你不是那个猥亵自家式神的晴明吗?”拿着红伞的萌妹子面无表情地指着晴明道。


“什么!?”晴明被这无端的指责弄的一头雾水。


神乐与御灵白藏主嘀嘀咕咕了一阵,转过头来,“没错啊,就是你,那个猥亵大天狗的……”她的视线落到大天狗身上,惊然发现正主也在,“抱歉。”


“不是,你说清楚啊?我对大天狗怎么了???”晴明深深的意识到,有什么可怕的传言正围绕着他。


“不多说了,开始吧。”神乐将伞举起,“就让我来守护大天狗的美色!”


“???”你不要自说自话啊喂!


话说当年大天狗在刷御魂的时候特意留意着二号位速度,如今正式武装就更加容易了。这个段位的又基本都是菜鸡互啄,因此,自家山兔基本上都能抢到一速。


一旦抢到一速,大天狗一套羽刃暴风下来,对面基本凉凉。


对面的神乐嗝屁了,临退出前,她翕动着嘴唇,看着大天狗,把晴明的疑惑解开,“我听他们说……你是个喜欢亲手帮大天狗换衣服的阴阳师……”


晴明:……


恍惚中,他又想起大天狗衣衫不整的样子。


到底是谁把那天的事传出去了???这都是误会啊!!!


第二次又匹配到了一个神乐,对方说的话与刚刚那位如出一辙:“哟,你不是那个猥亵自家式神的变态晴明吗?”


晴明几欲崩溃:他真的没有啊!!!


连胜是十分快乐的,但,也会遇到铁板。


不过晴明并不会感到气馁,在他看来,自己已经十分咸鱼又弱鸡了,居然还能赢,超出了想象。俗话说成功是兴趣之母(?),所以,晴明对斗技这项活动起了很大兴趣。


见晴明如此好学,大天狗感受到自己早已死去多年的青春又穿上了复活甲。


回去之后,大天狗熬了一个通宵,把这天遇见的阵容整理列表,又将御魂属性挨个匹配,尝试组成更加耐用的队伍。


第二天,晴明看见大天狗的黑眼圈吓了一跳。


等他看到大天狗手里的卷轴,阅读之后,脸上满是惊讶,继而是说不出的感动。


“大天狗……”


“以后你不会的,我会教你,希望你能拿出点成绩。”


“是!大天狗老师!”晴明此时压根就没想到,为什么大天狗一个式神能懂得这么多。


段位上去之后,输赢就变得纠结起来。


目前主流还是抢一速,抢到者赢的概率大一点。比起那些早早就开肝开氪的大佬,晴明毫无优势可言,不过……他有大天狗。


大天狗为晴明选了一个平民配置暂时先练着,阵容究极……恶心。


这还是他自己打斗技时从一个大佬那学到的,保准辣得到别人,烦得到自己,基本挂上自动,去吃饭就行了,回来之后,基本会收获一个好友提示,以及留在空间的一连串“动听留言”。


那时候不屑于这种流派的他不止一次跟对方撕过,只不过后来那人也A了,这种无敌阵容就靠他发扬光大了。


这么一看,自己确实没什么立场。毕竟当时在他看来,赢比什么都重要。


××


晴明的式神练度不够,御魂又不够优秀,但是胜在阵容清奇,所以在斗技时的情况往往是这样的——


晴明:打一下,敌方掉个血皮。


大佬:打一下,己方和敌方一起掉成血皮。


斗技打得抓心挠肺,也越来越艰难。有时候晴明打得心态爆炸,说不打了,大天狗才恍然醒悟:自己只是对他单纯地输出知识,他却没有真正参透。


因此,再打斗技的时候,大天狗开始了言传身教。


新的一天,新的斗技。


这局对面是个带夜叉的高速队伍,这夜叉输出相当爆炸,第一波就卷死了火机,好在晴明这边的地藏像够给力,不仅没团灭,还撑着把对面灭掉了。


对面的阴阳师已经离场了,可那只夜叉似乎不服,停留了一会儿,龇牙咧嘴地望着他们,仿佛在说“下次等着瞧”,大天狗快速冲过去,拽着他的领子向晴明身边拖。


“晴明大人,请看好了。”


只见大天狗双手一扬,夜叉原本就松散的衣服接着七零八落地要掉不掉,露出了里面的御魂的一角。


夜叉白了一张脸,“你、你干嘛!”


大天狗眉头一皱,想要再将它扯开些,方便让晴明看清其搭配和面板。


“你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叫了!”夜叉泪汪汪地看着眼前的恶魔,说好了长翅膀的都是天使呢?阿妈你骗我!


大天狗冷笑,“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夜叉泪流满面,“破喉咙!”


晴明和式神们同情地看着这只夜叉,心想大天狗(大人)真是鬼畜啊。


从这天开始,大天狗经常性地将对面御魂搭配得好的式神打成残血之后捆好了拉过来给晴明看,对晴明讲解这样搭配有什么益处有什么弊端还可以怎样改进……一点点掰碎了塞进晴明脑子里,打完回去还得让晴明手书一份报告呈上来由他批阅,不定时还会有抽查。


【狗子(按头掰开嘴):给!我!吃!!】


晴明一度陷入对斗技和纸笔的恐慌,甚至不想抽卡。不同于打不过挨揍以及非酋抽卡的痛苦,此时的晴明,痛并快乐着……


与此同时,附近大大小小的寮里,传开了一队斗技扒衣魔鬼的传说,女式神们纷纷闻风丧胆,生怕自己不幸遇见这个魔头被劫色。


在寮里的大天狗无意中听闻了这个传说,还算有自知之明的他瞬间了然这是在说自己。大天狗纳闷地自言自语:我从来不看女式神的御魂,我比她们更了解她们自己(?)。


××


这边的斗技在摸索,另一边的探索副本也在展开剧情,目前已经出了18章的黑晴明。这个关卡难住了很多阴阳师,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地方不像之前那么随意就能过关,反而需要一点技术和练度。


晴明也听说了这关的难度,隔壁博雅也落败而归,这让他不由得有些发慌,但看到大天狗时,又是安心十足了。


在看见剧情里的大天狗死心塌地追随黑晴明时,晴明忍不住抱紧了大天狗的胳膊,“阿狗啊!你可别跟那种家伙走,一看就是很有经验的诱拐犯!”


大天狗无语。


他不就是你么?还有,你叫谁阿狗呢?


开打之前,晴明还是很紧张,“要是打不过怎么办?”


大天狗毫不担心,“放心,很稳。”


与大天狗所说的一样,不仅没有翻车,还以出人意料的速度打过了。


“扣扣牛里脊呦!”


打完最后一个普攻,晴明兴奋地蹦了起来抱着大天狗啵了好几口,快乐的像个猴子,啊不,是孩子。


大天狗没什么反应,擦了擦满脸的口水。人嘛,高兴过头了什么都做得出来。反倒是山兔和座敷互相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瞧见了什么。


噫……那些传言居然是真的……


啧……大天狗大人和晴明大人果然……


今天的天气,也依旧很好呢~


××


大天狗坐实了“狗粮队长”的名号,他甚至已经开始习惯晴明抽到新的式神就丢给自己带了。


可惜的是,这些软软弱弱的小团子,一旦长大,就再也不亲近自己了——好吧,其实小时候也没多亲近。


大天狗摸着自己的脸,难道很吓人?


其他妖怪:大天狗大人你看上去一点也不亲切好吗!


目前为止,晴明的反击毒流阵容已经差不多练起来了,还有不少人纷纷效仿。有些时候用不到大天狗,大天狗就会呆在寮里拿着达摩喂小式神,提前预习养老生活。


大天狗知道在未来会有许许多多的新SSR,强大又美丽,他们能轻而易举地取代自己的地位,与其等着晴明愧疚地将他换下来,不如他到时候主动一些退出前线,看着还豁达。


但,还是不甘心啊。


大天狗轻轻叹了一口气,劝服自己这就是命运。


说不定,晴明还会把自己返魂了呢?


……


几个月后,晴明已经打到不高不低的段位,也结交到了更多朋友。


靠着大天狗的督促,晴明所掌握的东西让很多阴阳师大为敬佩,更有邪教流的阴阳师将晴明视为知己。


晴明本来就不笨,只是曾经的非掩盖了他大脑的沟回,让他显得愚蠢极了。随着晴明实力的提升和心态的自信,大天狗发现他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还能举一反三,时常会让他感到惊喜。


由于晴明下半年出奇的红,打出不少好御魂,相比以往过于频繁的强化御魂和升级式神有点入不敷出,寮里的资金岌岌可危,已经是十个手指能数的过来的了。


这时候,大天狗听鸦天狗说平安京里开了家赌场,对弈竞猜火得一批。


寮里资金短缺,晴明愁得不行,已经准备收拾行李去跟金币妖怪的旅行团了。


大天狗无话可说,按金币妖怪的掉落数,恐怕等晴明攒够钱回来式神们都要饿死了。


“大天狗,这可怎么办啊?”遇见难题,晴明还是习惯性一脸蠢相地求助大天狗。


“去京都。”


“去京都干什么?卖艺?”晴明脑海中想象到大天狗穿上觉醒皮表演摘面具的节目,肯定能迷得不少小姑娘心甘情愿地掏钱。


或者滚筒洗衣机也行,帮人洗衣服,洗吹一体,就是可能容易粘毛,这可要赔钱的。


晴明被自己脑内剧场逗得噗嗤笑出声来,大天狗自认为现在是对晴明了如指掌,看他表情就知道不是在想什么好事,于是淡淡吐出两个字:“赌博。”


“赌……什么?赌博!?这是犯法的啊!”晴明大惊失色。


“国家合法博彩业,不必担心。”大天狗眼神一凌,“拿着你的私房钱,跟我走。”


晴明一愣,小声bb:“你怎么知道我有私房钱……”


在大天狗的死亡视线下,晴明从腰封里掏出来个厚厚的钱包,羞涩道:“这是我最后一点家底,你要好好珍惜。”


大天狗:……


好想用钱砸死这个晴明怎么破?


大天狗随意使了个眼色,鸦天狗便从晴明手中接过钱包,恭恭敬敬地递给大天狗,“大天狗大人!”


这寮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出现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晴明大人是可以不管的,大天狗大人的话是不可以不听的!!


××


京都人山人海,半遮半掩的华贵小婊砸样与他贫瘠的寮好不一样。


晴明左顾右盼,看得正兴起,被大天狗一把拽进赌坊。


里面的光景很暗,暧昧的紫红色装饰满了整座赌坊,让人沉迷其中、忘记时间。


这里多的是阴阳师,他们带着自己的式神来到这个残酷的战场,在精神鸦片的海洋中畅游。有的阴阳师赢了,大声喝采;有的输光了,坐地大哭。


晴明看得鸡皮疙瘩骤起,拽了拽大天狗的袖子,“大天狗,这里好可怕,我们走吧……”


大天狗瞥了他一眼,“来都来了。”


说罢,大天狗找了个空着的台子坐下,将桌上的纸质阵容介绍大体看了一眼。


这边是最简单最火热的猜输赢,也是大天狗此行的目的。遥想当年,他可是对弈竞猜一霸。


这一局快要开始了,来的正是时候。


看到有人来了,荷官青蛙瓷器接着过来为他身边的晴明介绍这一场的阵容、局势,以及各个阴阳师和式神的历史记录。


晴明尴尬地冲她摆摆手,“我听不懂,你跟大天狗说吧。”


青蛙瓷器一愣,转头看向大天狗,刚要复述刚刚的话,就被大天狗打断。


“不必多说了,我押红方。”说罢,他将晴明的钱包一丢,厚实的皮包“砰”地砸在桌面上,看着很有分量。


晴明看得心绞痛,他的钱啊……要是输光了怎么办!


“大天狗……要不我们先押一部分?”


大天狗一眼扫过来。


“当我没说!你开心就好……”


这边的动静已经吸引了一些阴阳师聚集过来。一般来说,这里都是阴阳师人类下注,而阴阳师所带领的式神,要么是贴身保镖,要么是来参与竞猜的,像晴明和大天狗这样奇葩的配置,他们还真是头一次见。


嘿,真稀奇。


这把打得很快,果真是红方完胜。


晴明喜极而涕,看着桌子上比刚才多出一倍多的金币,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果然没看错你啊!大天狗!


呵,刚刚让我少押的是谁啊?


“大天狗,这些够了吧,我们走?”晴明见大天狗没有离开的意思,悄悄问。


“还早呢。”大天狗抬头看了晴明一眼,唇角的笑意晃花了他的视线。


青蛙瓷器走过来,“请问这位大人,下一局还要继续吗?”


“继续。”大天狗说着,把刚刚翻番的金币再次推回去,“这次押蓝。”


围观的阴阳师们纷纷直呼“大胆”,有的阴阳师仗着自己在这里混的久,在大天狗对面坐下来,提出异议,“我觉得啊,这一把红方赢的几率大一些~”


晴明担忧地看向大天狗,唯恐他翻脸或者被影响。


不料,大天狗表情不变,伸手指向红色的那块区域,“既然这么说,您请。”


阴阳师没想到被一个式神驳了面子,脸上泛红,咬着牙从口袋里掏出钱袋,倒了一些金币出来,“我押红!”


青蛙瓷器的眼球四处乱转,“赌局成立,还有跟的吗?”


“我跟!”


“我也跟!”


一阵骚动后,押红的明显比押蓝的要多,他们明显表现出对那位阴阳师的信任。看来,对方的确是个有威望的赌徒。


这一把打的稍微纠结,阴阳师们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大天狗闭着眼懒得看,等听见一阵丧气的叹息声和惊呼声时,他便知道:赢了。


“不……再来!”


阴阳师还是不服气,又来了几局,却发现自己真的比不上对面的大天狗,灰心地退出了这家赌坊,发誓再也不来,众人直呼牛逼。很久之后听人说,这位阴阳师回家刻苦钻研阴阳术,继承家业了,还挺出名,好像跟源博雅有关系来着。


大天狗和晴明最后是赌坊主人被赶出来的,一堆阴阳师跟着大天狗押,快把坊主赔死了。


回寮的时候,晴明望着一座金币山目瞪口呆。还好坊主没有为难他们,叫了几辆胧车帮他们把金币运回去了。


大天狗:你感动吗?


晴明:不敢动,不敢动……


从那以后,大天狗在寮里更有话语权了,尤其是被他带过的式神们,简直奉他为神明,盲目崇拜,说一不二,绝不违背大天狗的命令!


这让大天狗很是头疼,每天上屋顶躲着。


随着时间流逝,寮里的式神们渐渐成长到可以独当一面的地步。不仅如此,晴明也不再需要自己的辅导和督促,他懂得自己用肝了。


大天狗知道,自己该功成身退了。


——TBC—— 


补充:

晴明变强了!

狗子很欣慰,说:Byebye

是白眼狼还是知恩图报,请看下回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