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涯

佛系摸鱼塘主,沙雕使我快乐
嗑嗑写写画画自己喜欢的
目标速撸草

大天狗帮阿爸养崽之养老仓管的日子

注意事项:

终于快写完了,还有一章

再也不写这么长的了【发誓】 

——


【接上文】


大天狗是晴明寮里第一个六星式神,当初可谓威风凛凛,收获无数艳羡眼神。不过,现在寮里的六星已经逐渐多了起来,他不再是最瞩目的那个。


大天狗是公认的狗粮队长,带过的式神和狗粮无数,口碑极佳。但是,当茨木童子的御魂成型、技能喂满后,他就放心地退出前线了。


晴明曾是公认的非酋阴阳师,随着时间流逝,他似乎变得并不那么黑,甚至有时候还会欧气爆棚,惹人羡慕。


旁人不知其中原因,但当大天狗发现自己摸箱子不会再爆出令人眼红的掉落时,他大概知道,自己的欧气应该是贡献给了这个黑漆漆的阴阳师。


——或许是那年许的愿望被神听到了吧。


晴明不仅在抽卡上有了底气,在斗技上,分数也是水涨船高。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大天狗已经不能作为主力输出跟着晴明打斗技了,晴明养了更优秀的配置,也有了更强的对手。


大天狗乐得清闲,作为孤寡老人,他每日在寮里听着其他式神们聊八卦,听着平安京各阴阳师的糗事,安然自在。


又是一天,晴明带着式神们去斗技场,在路过长廊、看到坐在榻榻米上远望着天边的大天狗时,心顿时揪紧。


“抱歉,大天狗,今天还是没法带你去呢。”晴明走上前去,对这个大妖怪如此道。在他眼里,本就孤高的妖怪却沦落到无用武之地,应该是很寂寞的吧。


大天狗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熟悉的脸,依旧是白发蓝眸的阴阳师,笑起来的样子温柔又俊俏。他的身后跟着一群半熟半生的面孔,自己没怎么见过,又也许只在他们刚被召唤时见过几次,后来就都是茨木童子带队了。


对于自己无法出战这事,大天狗觉得无所谓。高段位各种buff和debuff顶一脑袋,又控又晕,恼人的很,他也不想去。


“没事。”大天狗又不好把自己真实想法告诉晴明,怕打击对方积极性。


然而大天狗这番姿态让晴明更加难受了,随着寮里优秀的式神越来越多,他就会越来越想念当初的自己。


最终,晴明叹了口气,对大天狗道:“等我回来。”


不知为什么,他总感觉大天狗的心思不再在寮里,反而像是随时能离开的样子。


这种感觉……很不好。


晴明离开后,他身后的式神们也跟着走了,叽叽喳喳地咬耳朵,“刚才跟晴明大人说话的是谁呀?”


“你不知道嘛?那是我们寮的仓管啦,超级好看的大妖怪喔!”


“哎,我好像在小时候见过他,但是记不清了……”


“你们两个可不要乱说哦!大天狗大人是我们寮的元老级式神了,以前大家都是他带起来的,就连茨木大人也是这位大人一手带大的。我们都要尊敬这位大人哦!”


晴明在前面走着,将式神们的对话全收入耳中,越听越觉得烦躁,他停下脚步,脸色阴沉,“不要说了。”


式神们捂着嘴无辜地看着他。


待晴明再次走远,式神长舒一口气,“哇~晴明大人刚刚的样子好可怕呀!以前从来没见过呢……是因为我们谈论大天狗大人吗?”


“也许你们没听说过这个传闻吧,晴明大人的斗技也是大天狗大人亲自教会的呢。”


“咦?可大天狗大人和我们一样也是式神呀!”


“这就是大天狗大人的厉害之处了……”


一时间,大天狗在寮里竟重新成了风云人物。


××


说起仓管这个事,大天狗就来气。


倒不是因为自己变成了仓管,而是因为检查仓库的时候发现的东西。


以前跟着晴明打斗技打副本,经常能看见小白阴阳师们带着雪女,所以他认为这世界也是每个阴阳师都会有雪女的。可晴明召唤出他时,又说自己一个SR都没有,只有他一个SSR,这就很让他怀疑了。然而再仔细问也没问出什么来,大天狗便猜测应该是让晴明小白时期喂了。


——直到大天狗成为仓管。


他从仓库的最角落找到了一个瑟瑟发抖的雪女,小雪女见到他的时候,眼泪汪汪地抱住了他的腿,奶声奶气地问:“晴明大人想起我了吗?你是来接我的吗?”


妈的,晴明这个智障!


大天狗额角冒出一个“井”字,并在晴明回寮后向他丢出一个小雪女。


××


当彼岸花摇曳着一身妖冶艳火从晴明的召唤阵里款款走出时,大天狗心中泛起了波澜。


革新的时候来了。


他永远铭记被彼岸花支配的恐惧。


“晴明大人,这是这个月第三个SSR啦!您好厉害呀!”新入寮的日和坊对晴明的一发入魂充满了崇拜之情,莹绿的眸子闪闪发光。


玉藻前拖着毛茸茸的尾巴摇着扇子,面具遮住了他破有深意的眼神,“彼岸花……很不错啊……”


纵使玉藻前还是个毛茸茸的狐狸团子,身上的气场也是不可小觑。


晴明摸着脑壳叹气,“又得开始肝了……茨木!算了,仓库里还有一堆达摩,先给你们吃了吧。”


玉藻前很快升到了六星,连带着技能也一起升满了,轮到彼岸花时,却没有足够的五星白达摩了。


“嗨呀……”晴明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忽然,他想起来之前从神龛里买的六星转换符。


要不就用那个吧?


晴明拿着转换符,对着寮里的六星式神挨个扫了一遍,纠结不已,“选谁好呢……”


感觉谁都不能换,谁都用的到的样子。茨木还要带狗粮刷御魂,清姬还要跟着他斗技……各有各的用处啊……


忽然,晴明的视线落到了大天狗身上。


大天狗,既不用带狗粮,又不用打斗技,甚至打副本也不需要了……


晴明忽然想起今天早晨那群式神的话来。


大天狗从一开始就陪在他身边,帮了他这么多,一直走到了现在。如果自己把他……那岂不是……!


不行不行。


晴明狠狠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逐出脑海。


大天狗坐在一旁,把晴明的表情尽收眼底。好歹也结为同伴这么久了,晴明想的什么,他不会不清楚。


甚至在晴明拿出转换符来时,他就想主动应下了。谁能知道晴明还会惦念着旧情,不肯将他转换呢?


大天狗明白晴明在想什么,只不过他想告诉晴明,这些对自己来说无关紧要,如果是他想要的、能变强的,他什么都可以付出。


不过……既然晴明不忍心下手,还是他自己来好了。


……


第二天,晴明打着呵欠从屋里出来,一看便看见了庭院里六星满级的彼岸花,顿时怔在原地。


彼岸花在晨光中伸着懒腰,妖艳美丽的花朵围绕着她漂浮,形成一番堪比画卷的美景。


他不是在做梦吧?


怎么就,怎么就六星了?难道是自己昨晚梦游肝出来的???


“晴明大人~”彼岸花以一双明亮的红眸注视着他,笑容灿烂,“今天我可以跟晴明大人一起去斗技了喔~”


晴明在欣喜之余又十分疑惑,“你是怎么升到六星的?”


彼岸花一副“你别开玩笑了”的表情,“昨夜大天狗找到我,说您让他过来进行转换仪式,您自己都忘了吗?”


晴明惊然,抬头往大天狗常呆的树上看去,没有看见往常熟悉的身影。他匆匆赶向大天狗的房间,推门而入。


大天狗正恹恹地躺在被子里,脸色有些苍白。


——转换星级,升星者将会夺取降星者溢出的力量。


“……大天狗……为什么……?”晴明想说的千言万语堵到嘴边,却不知从哪问起。


大天狗抬起眼皮看了晴明一眼,不愿与他煽情,把头缩进被窝里闷闷道:“没有为什么,笨蛋晴明。”


衣袂翻动的声音传入大天狗耳中,只过了片刻便归为寂静。大天狗以为晴明走了,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却看见晴明正坐在他的面前,把他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没走!?”


“……”


晴明没有回答,这让大天狗有些意外,他微微抬头,却看见晴明眼里流出的泪来。


“你怎么……”哭了?大天狗惊讶。


“大天狗,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晴明哽咽着道。


呜呜呜大天狗为了让我斗技之路顺利居然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我好感动!


啊,好吧。


大天狗不想再多说,默默地挥了挥手让晴明出去。


期待倒是不假,只不过也没有以前那么有兴致了。


他真的只想养老休息orz


××


如果说之前“仓管”的名头只是自嘲,那么后来,大天狗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仓管。


他那一套四五星混搭的针女御魂也被晴明要走了,一开始是给新的式神用,后来四星太低级了,就给新的六星御魂当营养喂了。


大天狗对此有点伤感,好歹陪了自己这么久,最后全变成看不见的经验了。


这明明只是晴明第二次摸到他的御魂,却是永远地卸下来了。


其实仓管也挺好的,擦擦达摩,整理狗粮,没事看看其他冷门式神跳舞唱歌,听听八卦。


新的式神大天狗都没有再见过,以往他总会守在晴明身边看他画符,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看他喜笑颜开的样子、看他抓耳挠腮的样子,只是现在用不着了,抽出再稀有的式神也不过是一瞬间的喜悦,而不再拥有当年漫长地弥留在心间的快乐。


不过晴明在后来又把他给升六了,尽管他再三推辞,却还是拗不过晴明。


因此,大天狗目前是个空有六星,木有御魂的仓管。


树荫下,美丽的大妖合着翅膀安眠。


新抽的式神们见到了大天狗,发现从未见过,又觉得对方翅膀又大又好看,便偷偷上前去抓那闪着金色的羽毛。


一旁的姑获鸟阻止了他们,“嘘,不要打扰大天狗大人。”


新式神不服气,“凭什么嘛!他又没有御魂,说明没我厉害,也没我在晴明大人眼中重要!”


姑获鸟无奈道:“不是的哦,大天狗大人是晴明大人最重要的同伴,他很厉害的。”


“我才不信呢,他就是个仓管而已,肯定很弱鸡吧!”

(不好意思,说鸡不说吧)


姑获鸟见自己劝服不了这孩子,便对一旁的茨木道:“看好他们,别让这群小鬼招惹大天狗大人。”


茨木看了看熟睡中的大天狗,说出的话稳中带皮,“大天狗闲了这么久,这些小鬼们正好能让他活动活动。”


实际上,茨木对大天狗撒手不管还是很有怨言的,自己成了狗粮队长天天早出晚归,好怀念还是茨球的时候抱大腿啊!QAQ


姑获鸟叹气,却没再反对。


她确实也觉得大天狗过于松散了,这一点都没有当年的风范啊。


姑获鸟对强者的崇拜感还是很强烈的,眼见着大天狗一天天颓废下去,她自己也是心急火燎的,却开不了口劝大天狗。


在她看来,晴明大人确实不如从前那样重视大天狗大人,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在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强者占据主导啊……晴明大人在变强,而大天狗大人已经跟不上他的脚步了吧。


多想让大天狗大人重现当年的风姿啊,真的……太让人惊艳了。


茨木和姑获鸟走了,新式神们围着大天狗叽叽喳喳的,不一会儿就把他吵醒了。


“吵死了……”


大天狗揉着脑袋坐起来,一眼就看见面前的几个小肉团子。


“你们是谁?”


“你就是大天狗吗!快跟本大爷决斗吧!”酒吞团子是晴明最近刚抽出来的,暂时还没练,不过一套御魂已经整得很好了。


“……啊?”大天狗摸不着头脑,又看向一旁骑着狐狸的团子。


“那、那个,我是御馔津……”骑狐狸的团子看上去有些羞涩,但她还是眼神坚定道:“请与我决一死战吧!”


“……”


大天狗一时想不明白,晴明对后辈们的教育已经极端到这种程度了吗?


他可没兴趣陪这群小鬼玩,起身便要离开,却被酒吞团子抱住小腿,“喂!你不要走!快来啊我抓住他了!”


惠比寿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心想真是一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孩子啊!


大天狗忍无可忍,伸出手来,飓风受他召唤,将几个崽子卷起,把他们惊得嗷嗷直叫。


臭小鬼,一边玩去吧!


几个团子被卷的晕头转向,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等他们清醒过来,却发现大天狗不见了。


他们的斗志如火焰般熊熊燃起,将他们烧成了熊孩子,天天缠着大天狗。


——直到他们都升星长大了、不好抱着大天狗了,就变成了每天在晴明耳边叨叨“晴明大人什么时候让大天狗和我们一起斗技啊他真的真的真的好强balabala……”


这一下,打翻了晴明埋在心底很久的情绪。


过了几天,他为大天狗买了新皮肤,试探性地问:“大天狗,你想不想跟我去斗技?”


大天狗摸了摸这身新衣服,头也不抬,“不想。”


晴明又说:“去看一下高端局嘛,大天狗你不是还没见过?”


大天狗:“……不去不去。”他之前多高端的没见过?还用得着你带?


晴明:“不行你要去你这样我很内疚的嘤嘤嘤……”


大天狗:好烦……


外面偷看的御馔津目瞪口呆,转头对小伙伴们说:“这真的是那个多危险的局面都靠得住的晴明大人?你打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面灵气同时捏住了御馔津和自己的脸:“不,你没在做梦,这是真的。”


经不住晴明的死缠烂打,于是大天狗去了。


由于针女没有了,晴明给了大天狗一套高速魅妖。


大天狗不情愿地戴上,配合一身云间飞羽,精致的不像话。


“哇……”获得一众惊艳目光和赞叹。


大天狗有些脸红,打扮得花枝招展像什么样子!


晴明干咳一声,别过视线,“走吧。”


式神们:喂喂你们两个怎么都害羞了!


重新站在斗技场的大天狗不由得感慨物是人非,瞧瞧,之前的废柴晴明居然已经打到这么高的段位了。


……


战斗结束后,晴明和式神们面红耳赤地回了寮。


晴明看向大天狗的视线变得灼热,“大天狗,你穿这身真的很合适。”


而且很强,对面基本没有成功出过招。


大天狗沉默。想起了刚刚那些局敌人鼻血喷涌的样子。


摔!劳资再也不戴魅妖了!


从这一天开始,大天狗收获了一群新的迷弟迷妹,实在是可喜可贺。


——TBC——


补充:

在be和he中间摇摆不定

评论(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