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涯

佛系摸鱼塘主,沙雕使我快乐
嗑嗑写写画画自己喜欢的
目标速撸草

大天狗帮阿爸养崽之结局(上)

注意事项:

碎片式段子

完结了

但是一章太多了所以分成了两章

——


【接上文】


在晴明寮里这么久以来,大天狗自认为最值得骄傲的是——


飞起来鞋不会掉。


这项技能大天狗练了很久,在没法做到飞起来不掉鞋之前,他大多时间是脚踏实地的。


要知道,他在最开始的时候,还要趁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屋后躲着练习,摔坏的木屐没有数百也有数十。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大天狗。


那就是:睡觉的时候翅膀怎么摆都不舒服。


关于这件事,曾经他也请教过别的寮的大天狗。对于自己的疑惑,大天狗们都是眨眨眼无辜道:“可以摘下来啊,你发烧脑子糊涂了?”


大天狗很崩溃,他确实试过啊,但是不能啊!


听到大天狗说尝试过,其他大天狗都不约而同地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逗你的。”


——居然真信了嘿这个大天狗好萌啊。


【都是大天狗能不能不要坑自己人啊摔!!!】


有几个良心大天狗奉献了自己的良策。


大天狗一号:“你可以倒挂着睡,我就是这样的。”


你是蝙蝠吗???


大天狗二号:“把翅膀扎起来。”


更难受了好吗!


大天狗三号:“你知道蚌吗……”


停,不要说了。


大天狗绝望。算了,就这样吧。


××


忽然有一天,晴明带回来一个消息。


“你们知道吗,现在阴阳师可以自主为式神命名了。”


式神们一听,兴致高昂,纷纷围在晴明身边请求他为自己命名。


当时的大天狗错过了这个消息,等他一回来,发现寮里的式神们头顶上标着千奇百怪的称号。


“大天狗大人,您回来啦~”以津真天扑扇着翅膀来到大天狗面前,大天狗的视线全部被她头顶的昵称吸引了——黄焖鸡。


?太真实了吧。


“瞧,这是晴明大人为我起的名字!”以津真天指着头顶。


这个名字……你开心就好。


大天狗沉默。


见大天狗走了,以津真天不放弃地追在后面喋喋不休:“大天狗大人,快找晴明大人取个名字吧!这是晴明大人重视我们的象征啊!”


象征?


大天狗扫视了一圈庭院,什么“弱的不行”,什么“大长腿”,什么“黏鱼鱼”,什么“杀猪刀”,他想他已经了解了晴明的起名水平。


昵称什么的,他不需要。


“啪!”


大天狗转头就被迎面而来的晴明盖了个戳。


“嘶……这是什么?”大天狗揉着自己的额头,指尖湿润,定睛一看,原来是沾了朱砂。


“是名字哦!”晴明笑得一脸灿烂,在大天狗看来则是十分欠揍。


“是什么?”大天狗心里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猜~”


“镜姬。”


“嗨嗨~大天狗大人~”镜姬走过来,为他举起一面镜子。


大天狗瞳孔微缩,不可置信地捂住自己的额头。


尼玛,亲亲宝贝是什么鬼东西!??


“啊,隔壁博雅叫我去打协同斗技,时间到了,等我回来哦大天狗!”说完,晴明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等……!”等等!先把名字给我改回来!!!


大天狗无语凝噎。只是,晴明已经跑得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第二天,大天狗就把这事忘了。寮里谁敢当着大天狗面窃窃私语?还不都是背着他偷笑,顺带着调侃一下晴明与大天狗的感情真好。


当天下午打斗技的时候,大天狗发现对面的神乐神色微妙,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头上顶着个令人抓狂的昵称。


大天狗默默地从正中间的位置退到了最右手边,努力将自己淹没在阴影中。


无奈,这个昵称太过醒目,等斗技打完,全平安京都知道晴明有个大天狗,唤名“亲亲宝贝”。


斗技结束,大天狗沉着脸拽着晴明来到安静的地方,并壁咚了他——尽管因为身高原因而十分地不成功。


“大天狗……你,怎么了?”晴明咽了咽口水,瞪着眼干笑。虽然大天狗看上去玲珑可爱,实际上的恐怖程度他也领教过不止一次了。


“不用我说吧?”大天狗怒极反笑。


晴明立即明了,却有些不情愿,“这名字我想了好久的……好好好我立刻改!”


大天狗一皱眉,晴明便怂了。


但,已经晚了。


第二天斗技的时候,对面的式神指着他,“哎,你不是那个‘亲亲宝贝’大天狗——?”


“呵呵。”


暴打一顿对面之后,回寮后大天狗又暴打了一顿晴明。


“哎哟,家暴了啊……”式神们倒吸一口凉气。


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日子里,大天狗都不得不活在这份阴影之下,一旦有人提及,就会凶的雅痞。


××


说起结界突破,各个阴阳师的习惯都不相同。


有的喜欢与人方便,让N卡守门意思意思;有的强势守门,绝不放水。至于晴明,自从学习斗技后,就变着花样放守门员。


遥想当年,晴明还是个非酋弟弟的时候,大天狗拖家带口闯结界,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弄得很多阴阳师都认识晴明了。因此,晴明还结交了不少朋友,见他来了,还会主动换上N卡让晴明随便打打,这也就是晴明不缺勋章、交友广泛的原因。


如今,却是角色颠倒了。


“晴明!把你家结界防守的式神换一下!你上的什么玩意儿啊根本打不了!”


“晴明!我打十次了!你懂吧!”


“晴明晴明!这套阵容借我抄一下!顺便看看属性哈~”


大天狗不是大天狗的时候,曾有一天,涂壁做了一个小时的神。


于是,他也试验起了涂壁大法,获得巨大成功。


说起来,晴明最喜欢用涂壁当高星狗粮,也成了一个方便的地方,至于为什么,晴明原话是这样的:


——To Be No.1


不过,结局最后也是一样的,没过多久,涂壁的无限叠加就失效了。


大天狗若有所思。


如果两个世界的规则是共通的,是不是意味着他也能回去?


××


最近的晴明感到无比烦躁。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大天狗前几天忽然问了他一句:“能不能把我返魂?”


大天狗的神色郑重,眼神清澈,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对啊,大天狗也不会开玩笑。


晴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便又笑问,“大天狗,你在说什么啊?”


“能不能把我返魂?”


“大天狗,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晴明敛去了笑容,面色沉郁。


这幅样子的晴明是大天狗从未见过的,连他也稍稍怔住了。


晴明不明白,他已经尽可能的把大天狗带在身边了,每天回寮第一时间就会来找大天狗。甚至自己的记忆里都充满着和大天狗在一起的景象。相对应的,大天狗的心里也应该只有他才对。


从一事无成的阴阳师,走到今天这一步,为什么你说放弃就要放弃?


大天狗,到底是为了什么,你才要离开我呢?


难道……你过去为我所做的一切,在你眼里都是无足轻重的吗?


晴明的喉咙哽满了酸苦,他很难讲出话来。


也许,真的是他忽略了大天狗的感受?


后悔不已。


在第一次有所察觉的时候,他就该好好跟大天狗谈谈的,谁知一直拖到现在。


他不知道大天狗什么时候产生的这种想法,更不知道应该如何留住大天狗。


在晴明眼中,大天狗已经抱着离去的决心了——这也是大天狗一直想让晴明改掉的坏毛病。自以为是、优柔寡断、不敢争取。


只是到了现在,它们成了晴明最致命的缺点。


“我知道。”大天狗答道,他尽量不去看晴明的眼睛,却显得自己心虚起来,“只是想想而已……”


“我绝对不会把你返魂的。”晴明目光灼灼,更是有很多看不清的东西掩埋在眼底。


大天狗轻笑一声,“这个,我的确相信。”


三年来,他几乎每天都陪在晴明身边,看着他从一个青涩稚嫩的非酋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阴阳师,说是脱胎换骨也不为过。如果说这也算一种培育的话,晴明应该是他最成功的养成对象。


说到底,他自己也舍不得就这样放弃,切断与这个世界的一切。


再者,那个想法也只是一个不成熟的推测,如果失败了,他也就彻底消失了。


大天狗暂时还没有勇气搭上一切去赌这唯一一次机会。


“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大天狗思考片刻,如此道。说完便转身离去。


……怎么可能。


晴明望着大天狗的背影,苦笑。


从那之后,式神们发现神龛被扔进仓库上了锁,晴明再也没有用过它,并且嘱咐他们绝不能让任何式神靠近。


这个被默认的规定,寮中的所有式神都心知肚明——除了大天狗。


××


寮里的式神们发现晴明黏大天狗黏得更紧了。


如果说之前只是在一起进行日常活动的话,那现在是一旦晴明找不到大天狗的身影,就会急得团团转。


式神们觉得这个现象很奇怪,于是派了一个代表去问。


被众式神委以重任的代表是:新任仓管·元老·羞涩甜心(假象)·倾听者·萤草。


“那、那个,晴明大人。”萤草怯怯地拉了拉晴明的衣角。


“萤草?怎么啦?”晴明笑容温和。


“就是……那个……大家很想知道,您为什么总找大天狗大人呢?啊!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好奇……”萤草见问出问题后,晴明的脸色骤变,连忙解释。


“是吗,原来这么明显啊。”晴明叹了口气。


萤草沉默。能不明显吗,晴明大人你每天起床就喊大天狗大人睡觉之前也要看一眼大天狗大人吃饭的时候也给大天狗大人夹菜很奇怪好吗!


“那是因为……”


萤草从屋里出来的时候,泪流满面。


式神们纷纷围上去。


“萤草姐姐!晴明大人说什么了?”


“居然把你惹哭了?晴明大人说什么过分的话了吗!”


“嗨呀萤草,给你手绢!”


“憋说了!呜呜呜!晴明大人太惨了!爱而不得!有口难言!我们要好好爱护晴明大人,帮他看好大天狗大人呜呜呜……”萤草泪奔而去。


屋里的晴明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


只要寮里还有人帮他看着大天狗,他就能少几分担心了。


……


大天狗自从那天以后也感觉到了晴明的不对劲,他想告诉晴明自己不会随便离开,但“不会随便离开”这句话应该会让晴明想得更多吧。


所以,就算晴明天天缠着他,忍了。


不过,其他式神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了,平时打斗技和刷狗粮时遇见的队友好像也有话要说……到底是什么他也不想探究,总归不是什么好事,估计又是晴明惹出来的麻烦。


大天狗遵循“不听不想不问不知道”的四大原则,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生活,哪怕晴明晚上抱着枕头被子来找他一起睡,大天狗也只是把他关在门外,无动于衷。


平静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大天狗自己也都基本放弃了回去的念头。


其实,做个式神也挺不错的,不愁吃穿;还有这么多小伙伴,热闹得很。就是有个令他头疼的阴阳师晴明,不过好在对方已经有出息了,前途光明。


他正在过一种一眼看得到头的生活,然而这种生活对他而言并不坏。


大天狗想,式神不老不死,可如果晴明以后老了、死了,那自己应该去哪里?


如果晴明不在了,自己过的又实在没意思的话,干脆也选择“死亡”好了。


——假如平静没有被打破。


……


大天狗醒来,眼前一片漆黑。


伸出手,像是碰到了一面带水的镜子,无尽的黑暗望不到头,自身却无法穿透这一面肉眼看不到的壁垒。


糟了啊……


大天狗原地坐下来,懒懒地倚在身后的墙上。


这一处将他完全限制住的空间,让他感知不到外界,也无法离开。他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但可以确定,自己在外面的人眼里应该是“消失”了。


如果晴明发现自己消失,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大天狗这么想着,弯了弯唇角。


他应该会很伤心吧……大哭一场?然后颓废一段日子?不过,大概过上一段时间就会把他遗忘了吧。


毕竟,晴明身边也有很多同伴了。


大天狗闭上眼睛,周围静得诡异。他一向是个不喜欢解决未知麻烦的人,针对这种奇异的状况,也只能选择静观其变。


但愿这种情况能尽快结束吧。


——TBC——


补充:

完结章晚上发

再看看修修

终于完结了我爆哭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