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涯

佛系摸鱼塘主,沙雕使我快乐
嗑嗑写写画画自己喜欢的
目标速撸草

【食物语】一觉醒来我被迫营业(一)

重点预警:

男穿女(玩家穿账号

无责任沙雕吐槽流,少主入戏极快,迫害菜男人,ooc

少主说什么都是对的(bushi)

瞎几把写,看好预警,勿踩雷点,不喜慎入!

——

“少主……”

“少主,该起床了……”

少主皱了皱眉,没有动弹。

“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你乖乖起床呢?”

“少主……”

少主烦得不行,到底是哪只苍蝇在他耳边嗡嗡叫!

“少主,再不起床,我可就——”

随着床板颤动,好像有什么东西上了他的床,而且正悬在他的上方。

危机感一瞬间MAX!

一睁眼,满目璀璨金黄。

入目是个眉眼极温柔的男人,见他醒了,弯起唇角,“少主,你终于醒——”

“卧槽!”少主吓得大叫一声,一拳抡飞了身上的男人,顺便打断了他的话。

为什么有个男人压在他的身上?还冲着他笑!变态吧!

等等,他的声音?

少主按住脖子,这个软绵绵的软妹音是什么鬼?

十秒后,少主很确定自己穿到游戏里了。

首先,他的胸肌绝对没有大到可以托奶茶的程度;其次,他也没有对象可以爬床上送晨起惊喜。

还有这个华丽的卧室,这个香喷喷的味道,现实的他是不可能拥有的。

……他只是玩了个女号而已,至于这么对他吗!?

床边响起似是痛呼的微弱呻吟,一个黄色的身影蠕动着想要爬起来。

少主默默地看了自己的拳头一眼,决定装作无事发生。

责任当然是在这个人,怎么能随便爬别人床呢?可吓死他了!

少主打量了一下正颤巍巍扶着床沿站起来的男人,这就是佛爬床……哦不佛跳墙吧。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少主想了想,还是下了床扶起佛跳墙。

虽然这种情况在三次元里可以打妖妖灵了,但这毕竟是家养的菜男人嘛,还是要对他们好一点的。

眉眼温润的长发男人撑着床边爬了起来,看向少主的眼神充满欣慰,“少主,在郭管家的训练下,你的进步越来越大了。”

“什么……进步?”少主一时间没听明白。

“力量,反应速度,以及警惕性。”菜男人的笑意柔软得像云,仔细为少主讲解感到迷惑的地方。

少主惊了,所以你爱爬床是为了训练空桑少主吗?如此煞费苦心,真是辛苦了啊。

——我才不会信呢好吗!你只是为了面子才这么说的吧???

“少主,您醒了吗?我来服侍您起身洗漱了。”锅包肉走进来,对少主笑道。

少主震撼:居然还服侍起床洗漱!这是什么资×主义式奢靡?

接着,鹄羹也从门口走进来,笑意盈盈,“少主,早餐已经做好了哦~”

看到鹄羹,少主眼前一亮,这个渐变挑染做得好呀!

鹄羹笑道:“今天做了少主爱吃的,快点来吧,大家都准备好了。”

少主正好也觉得饿了,准备赶紧换衣服,当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开了两颗睡衣扣。

白花花的软肉露出小半,差点闪瞎在场三个菜男人的眼。

佛跳墙一把按住自家少主的手,震惊到声音都变了调,“少主!你要做什么!?”

就算少主到了可以婚恋的年纪,也不可以随便在男性眼皮底下换衣服啊!

少主沉默,哦对,他如今是个妹子。

他深吸一口气,露出和善的微笑,“所以,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

好不容易穿好内衣,少主对着镜子套上裙子,双腿之间凉飕飕的,一时难以适应。

不过没关系,穿着穿着就会习惯的。

走路嚣张,丝毫不方!

空桑的食堂很大,为了彰显关系亲近,空桑少主通常和食魂们同在一张大圆桌上吃饭。

少主款款落于主位,左右手分别是佛跳墙和锅包肉。

面前的早餐香气扑鼻,但离少主的幻想远不止差了一点。

“为什么早餐是面条?”少主挑起一根仿佛佩戴了中华小×家滤镜的面条,即便如此,他也觉得这食物有些简陋。

——你们不都是菜男人吗?随便做个本体不好吗?为什么早餐还要吃面条?吃面条也就算了,为什么连个荷包蛋都没有!

听罢,鹄羹温柔地问:“那少主想吃些什么呢?”

少主托着脸,“佛跳墙吧。”这道奢华大菜他想很久了,这次正好能吃正宗的。

刹那间,所有菜男人的目光全部投到了被点名的佛跳墙身上。

佛跳墙笑意缱绻,“我很愿意为少主洗手作羹汤,只是……食材不够呀。”

少主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农场没有进行生产吗?”

佛跳墙愣了一下,没想到少主居然会问这个,但还是如实答道:“海阁产出不够,设备也只是最原始的。”

少主眯起眼睛,他记得佛跳墙好像是提高海鲜产量的吧?

“佛跳墙,你不是应该在海阁工作吗?为什么食材会不够?”

佛跳墙柔软一笑,“少主,我没有在海阁工作……虽说勤劳是美德,可是手会变粗糙的呀~若是按摩时弄疼了少主可就不好了。”

听了佛跳墙的话,少主简直不敢相信,居然为了手就不管全空桑饭吃的吗?你这个菜男人怎么这么自私!再说你不是食魂吗?手会变糙?你不要骗我。

于是少主冷酷无情道:“没关系,糙一点才爷们儿,手劲大按摩更舒服,别天天没吃饭似的。你今天就搬去海阁上班,就这么定了。”

“可是少主——如果我去了海阁,你平日里可就见不到我了呀!”佛跳墙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

少主痛心疾首道:“现在正到了空桑需要你的时候,而你却找借口推脱,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佛跳墙:“……”

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好了,没有异议的话我们说下一件事。”

少主实在没有想到,来空桑的第一天居然就是开会,他只想感受一下富二代的奢华生活好么?这个样子简直和上班没有区别。

少主转头问坐在另一边的管家们,“农用工具够吗?够的话就升级设备吧。”

鹄羹45度仰望,表情明媚忧伤,“少主,不瞒您说,空桑的钱已经不多了。”

少主一听,严肃起来,钱的问题很重要,必须抓紧解决。

“餐厅的流水最近怎么样?”他的游戏账号上贝币不多,平时都是靠客潮赚钱的。

鹄羹微微叹息,“餐厅已经有一周没开张了。”

少主疑问:“你们为什么不做菜去卖呢?”

就算没有缩短烹饪时长的食魂,也应该营业啊。

鹄羹摇了摇头,“不仅食材不够,我们的厨师也是不够的。”

少主扫了在座的众食魂一眼,依稀记得有几个食魂可以上岗,便问:“煲仔饭和麻婆豆腐呢?他们不能做吗?”

鹄羹大惊失色,“少主万万不可呀!”

少主紧张道:“怎么了?”

鹄羹叹了口气,“之前煲仔饭把盐当糖加进了西湖醋鱼里,遭到大量客人投诉,我们只能为客人们免单,损失不小。麻婆豆腐经常把番茄炒蛋的番茄和红辣椒混在一起炒,上次被客人痛骂,差点跟客人打了起来,我们赔偿了好大一笔医药费。”

少主纳闷了,“不是没打起来吗?”免单就算了,怎么还赔医药费?

鹄羹看上去快哭了,“那位客人有痔疮,味觉还失灵,吃完了才发现。”

少主:……

行吧。

“那有什么食材就做什么菜吧,总比堆在仓库里强。”少主道。

“可是……就算那样做也是浪费,没有客人来的。”鹄羹否定了少主的提议。

“为什么?”

鹄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以前也是这样做的,一直做油焖茄子,客人们都吃腻了,不愿再来了,除非有新菜,客人们才愿意回来。”

少主:……

你们真的不是在整我?这样还玩个蛇皮?

少主忍住想要咆哮的冲动,强自镇定道:“没关系,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鹄羹感动道:“少主长大了。”

此时,一直保持沉默的锅包肉出声了,“少主,吃完饭后,我们就要开始今天的训练了,不要吃得太饱。”

少主喝下最后一口面条汤,问:“什么训练?”

锅包肉露出恶魔般的微笑:“挂在悬崖瀑布下,引体向上报菜名。”

 


评论(7)

热度(227)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