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涯

佛系摸鱼塘主,沙雕使我快乐
嗑嗑写写画画自己喜欢的
目标速撸草

818屠苏酒的那个成了精的轮椅


又名:

《屠苏酒与他的轮椅不得不说的爱情故事》

《你猜屠苏酒的轮椅为什么会自动前进》

提前预警:

cp【轮椅×屠苏酒】←吃我安利!

自娱自乐,吐槽风,段子,ooc崩到天际,不喜勿入!

——

01

在来到空桑之前,几乎没有人知道屠苏酒的轮椅成精了。

黑发的青年神情淡漠,身下的木制轮椅环绕着些许药材的枝叶与花果。

正当空桑的众人惋惜这等佳人竟不良于行时,便听得一道充满活力的磁性声音。

“哟,大家好啊~”

 

02

……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吗?

少主首先在内心暗搓搓地惊叹,抬头观察对方堪称冷漠的表情。

这样的表情,到底是怎么说出这么有活力的话来的!?

难道是腹语???

少主沉思。

空桑的人才真多啊……

 

03

屠苏酒突然道:“闭嘴。”

少主愣了一下,自己也没说话啊?干啥呢这是???

等一下……

少主抬起头,不可置信地望向屠苏酒。

这个“闭嘴”和刚刚打招呼的声音差异很大,明显不是从同一个人嘴里说出来的。

难道是——精神分裂!?

少主痛苦地抱住了头。

 

04

少主想:我还只是个孩子啊,为什么要承受这种痛苦?

空桑蛇精病够多了好吗!

一个天天爬我床的。

一个觊觎我身体的。

哦,还有几个中二病。

所以,这次又来个人格分裂吗。

明明已经习惯了啊,可为什么还是会觉得悲伤呢?

少主淡淡地想。

 

05

真相在一天之内就浮出了水面。

原来是屠苏酒的轮椅成精了。

轮椅成精后别的不行,一张嘴叭叭的。

明明是初来乍到,却很自来熟。

一天之内,轮椅就载着屠苏酒逛遍了空桑各处。

并,愉快地跟所有人打了招呼。

大家惊悚地看着屠苏酒冷着脸抿着唇,某个地方却发出十分愉快的声音。

“嗨,大家好啊~”

 

06

“噢~原来是轮椅成精啊,我当是什么——”

少主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毁灭性打击。”

少主认真说道。

“这有什么呢?”某食魂笑道,“我们也不是人啊。”

少主:“我懂你意思,但是我总觉得你在骂自己。”

 

07

面对虽然没化形,但全身仿佛长了一百零八张嘴的轮椅……

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屠苏酒。

毕竟他们非常亲密,天天黏在一起。

试想,当你想安静下来时,四面八方却有喇叭对着你的耳朵喊:“全场两元!全场都两元!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酸爽。

屠苏酒不胜其烦,不堪其扰。

但——

这是他的轮椅。

是他的腿啊!!!

每当屠苏酒想把轮椅扔进灶台,付之一炬时,轮椅总会哭天抢地大喊:“我错了!你烧了我,你还会有另一张全自动的轮椅吗!”

这个时候,屠苏酒就会强力忍耐,竭力露出看似和蔼实则威胁的笑容。

“那,你能不说话么?”

轮椅闭上了嘴,抖抖身上的白术叶子以示真诚。

没安静多久,轮椅冷不丁出声:“你刚刚笑的好恐怖哦!空桑的小孩都要被你吓哭了。”

“砰!”

屠苏酒一掌砸上了扶手。

轮椅委委屈屈,“别这样,你手疼,我心疼。”

下一秒

“哦不对,我是个没有心的木制轮椅,嘻嘻。”

“……闭嘴!”

 

08

轮椅:“我最近新装了个按摩棒功能,要不要试试?”

屠苏酒:?

轮椅:“按摩棒啊!就是那种震动起来嗡嗡嗡还会搞的身体很舒服的那种。”

屠苏酒:……

轮椅:“哎你别把我轮子转这么快啊,我没装刹车!你悠着点!”

望着一人一椅远去的身影,转角处的少主默默捂住了脸。

“我的天啊……”

 

09

轮椅:“宴仙坛的来了,我先驮着他跑了,空桑的各位加油!”

屠苏酒:“不……你等等……”

轮椅:“你是jio我是jio?”

屠苏酒自暴自弃地倚在靠背上,向后看了一眼。

空桑少主笑眯眯地冲着他挥手,说了句无声的话。

屠苏酒通过口型翻译了出来——“祝你们幸福”

不行,这轮椅,必须得换!

 

10

某一天,空桑众筹送了屠苏酒一张新轮椅。

不锈钢的,锃光瓦亮。

彼时的轮椅自己溜达出去玩了,只留屠苏酒在房间里。

面对空桑众人期待的眼神,屠苏酒坐上了不锈钢轮椅。

一抬头,却看见了众人身后的轮椅。

轮椅缓缓向他驶来。

“你变了。”

轮椅声音沉痛。

“你有了新人,就忘了我这个旧人。”

“没良心!”

“他有我会动吗?他有我能让你舒服吗?”

空桑众露出复杂的目光。

【原来你和轮椅是这种关系】

少主再一次想起了偷听到的按摩棒,痛苦地喟叹一声。

屠苏酒:“……不是,你们听我解释。”

轮椅:“不要解释了!你就是喜新厌旧!”

屠苏酒:这轮椅真不能要了!

 

11

轮椅是唯一一个能让屠苏酒露出除“深沉”外其他表情的人(虽然他不是人)

轮椅很会招惹屠苏酒,每次都戳在G点上。

轮椅甚至、甚至能……

把屠苏酒气得站起来!

这是屠苏酒生气到极点的表现。

虽然轮椅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但,这是不符合常理的!

每当这时候,轮椅就会对“哄屠苏酒”这件事充满了耐心。

轮椅:“哎,别冲动!”

屠苏酒:“你再说?你再说我就跑!”

轮椅:“别气别气!哎呀你看你这……我错了!快坐下!”

 

12

某天,轮椅与其他人吹牛逼:

“不是我说,我们俩的关系,啧,我让他坐着,他就不敢站着!”

屠苏酒:“……咳”

轮椅:“我得求他坐着,你们懂吗?”

众人疯狂点头:“懂懂懂!”

 

13

屠苏酒:尼玛的,为什么,都是轮椅害了我,人设崩没了

 

14

有一天,轮椅兴冲冲的跑到床前跟屠苏酒说:

“我报名了一个活动!我们一起去参加吧!”

屠苏酒问:“什么活动?”

轮椅:“跑酷。”

屠苏酒想伸手抽它几耳光:跑、跑、跑尼玛跑!

被拒绝的轮椅委屈巴巴:我可是空桑最酷的崽啊!

 

15

空桑年会。

少主问轮椅:“你这辈子觉得最幸运的事情是什么?”

轮椅:“我最幸运的就是做了屠苏酒的腿。”

少主:“听起来是个很感人的故事呢,能不能给大家讲讲?”

轮椅:“我要跑,他追不上,打不着!嘻嘻!”

 

16(内含龙燕)

有一天,龙井问轮椅:

“怎么才能让子推兄和屠苏酒一样,一直安静的呆在一个地方不乱跑?”

轮椅:“这还不简单?腿打折。”

龙井思考了一下,仿佛真的在考虑可行性,然后说,“但是他还有翅膀。”

轮椅大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残忍?打折腿还不够?”

龙井:……

龙井:流——华——净——肌——骨——!

 

17(内含龙燕)

某天,子推燕向屠苏酒讨教消亡问题。

子推燕认真谨慎,“怎样才能消亡?”

屠苏酒微微一笑,“问这种问题,是要付出代价的。”

子推燕严肃道:“你想要什么?”

屠苏酒考虑半晌,“……北边街上那个老醋花生,两斤。”

顿了顿,“还有你家龙井藏的那几坛好酒,也要了。”

当晚,子推燕扯着龙井的头花控诉:“下酒菜这种东西,早点消亡就好了……”

 

18

屠苏酒的人设出来后。

少主举起话筒,“请问屠苏酒你的性格为什么古怪?”

屠苏酒没好气道:“被轮椅气的。”

少主OS:……被死物也能气到?果然古怪。

 

19

偶尔,轮椅的速度会提到百八十迈。

屠苏酒使用强制刹车技能。

轮椅:?

屠苏酒:?

屠苏酒:“你慢点,真的。”

空桑限速,还会罚款。

轮椅嘲笑:“这就受不了了?本大爷给你来点更快乐的。”

屠苏酒:?

……

“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站起来!”

 

20

后来,轮椅也修炼出了人形。

蜜色皮肤的少年,特地跟躺下的屠苏酒比了比身高。

轮椅大惊失色:“我怎么还不如你高!?”

屠苏酒嗤笑,这就是报应。

“呵呵。”

第二天,少年变成了青年,比屠苏酒还高一大截。

轮椅把屠苏酒完全圈抱在怀里,笑嘻嘻地说:“没想到吧,我是折叠的!”

屠苏酒:……劳资给你一拳!

 

21

轮椅:“听说你喜欢小孩?”

屠苏酒也不回答,仿佛是默认。

轮椅兴致勃勃道:“那咱俩生一个呗,到时候可能是半人半木血统,肯定是个可爱的小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屠苏酒心中骤然升起不良预感。

“啊——童木!”

屠苏酒猛锤了一下扶手,“童你【#华氏粗口#】!”


——暂时没了——


评论(42)

热度(1027)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