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涯

佛系摸鱼塘主,沙雕使我快乐
嗑嗑写写画画自己喜欢的
目标速撸草

#总会受伤的子推燕#

龙井虾仁:气死我了,别跟我说话

#ooc扯头发预警#

(什么鬼脑洞)

台词自行想象√

摸鱼了摸鱼了,火柴人赛高(抓住灵魂)

……

……

……

#龙燕大佬组#

酷就完事了!

“就是你?”

“等死吧。”

#双龙井vs子推燕#

其实这脑洞的本质是个虐梗…

P1正经

P2沙雕

【龙燕||惊鸿照影2:00】登高

画笔出问题了这次码字,文笔辣鸡

龙燕一起爬山,被(我)迫害的故事。

设定俩人在一起已久,在现代ooc沙雕,雷勿入

两拨人视角来回转换,各种客串,客串也造迫害!

#全员沙雕#

——

出门的时候,龙井帮子推燕理了理斗篷,抹平大部分杂乱的褶皱。

今晚有风,虽是夏末,空气中却渗透着一丝寒意。

龙井的手停在子推燕脸侧,触及柔软的皮肤,沉声道:“怎么这么凉?”

子推燕听了没说话,他只想在家安安静静呆着,哪知道龙井非要拉他出来爬山。

龙井见子推燕眉眼低垂,一副郁郁不乐的样子,目光微沉,朝他伸出手,“手机给我。”

子推燕抿着唇,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黄瓜X手机,递到龙井手上。

龙井和子推燕住在一起,龙井不爱用电子产品,子推燕也不爱用,但为了空桑少主能联系上他们,还是要备一个的。鉴于龙井平时基本都在喝茶读诗看菜园学数学,手机基本都在子推燕这里。

子推燕本以为龙井不会摆弄这些东西,却看见龙井朝着天空拍了张照片,然后熟练地点进朋友圈发了,还配了句“月明星稀”。

子推燕看呆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走吧。”龙井把手机塞进自己衣兜里,转头拉起子推燕的手。

对于这次登山,龙井已经谋划很久了。空桑少主思想大胆决策超前,在现世开了个饭店,把曾经住在空桑的食魂都聘了去,生意红红火火。龙井荣登社畜之位后,发现自己上当受骗,和子推燕独处时间越来越少,终于等到休假,这才成功把子推燕拉出家门。

乖乖被牵走的子推燕并没有注意到,龙井刚刚发朋友圈用的是他的账号。

……

空桑饭店

少主正瘫在沙发上看电视,青团举着手机递过来,“少主!你看子推燕哥哥居然在朋友圈秀恩爱哎!”

“什么?”少主拿过手机观摩,摸了摸下巴,笃定道:“这肯定是龙井发的!”

“为什么啊?”青团睁大了眼睛,“龙井哥哥不是不喜欢用这些东西吗?”

少主指指点点:“你看这图,技术辣鸡;再看这配字,酸不溜秋。要是子推燕发这个,肯定就说‘要是月亮也能消亡就好了’,不对,他都懒得发朋友圈,光心里想着‘要是朋友圈消亡就好了’。”

青团一脸崇拜,大声鼓掌,“少主好厉害!”

少主把手机递了回去,揉了一把青团的脑袋,“好了,你去玩吧。”

青团拿着手机蹬蹬蹬跑回楼上,继续快乐恰鸡。

……

龙井带子推燕要爬的山只有一条长而陡的石阶,石阶整齐地一路铺上去,其余全是凭人脚踩出来的野路。

这座山因崎岖高耸被命名为龙首山,坐落在郊外,夜里更是清冷寂静,蛤蟆呱呱大叫,与虫鸣相伴此起彼伏,山下有一盏昏黄的路灯,再往上看,就是通黑一片。

站在山下,龙井权衡半天,决定走台阶,安全。

临出发前,龙井又拿出手机拍了个灯柱,发到了朋友圈。

子推燕非常迷惑,龙井这是怎么了?

没等子推燕问,龙井便牵过他的手,迈开步子向山上走去。

台阶足够让两人并行,龙井紧握着子推燕的手,将那微凉的温度捂得热起来。四周漆黑一片,背后暖色的灯光渐渐远去,寂静而空幽的山中唯有他们两人。

龙井的视线落在子推燕侧脸的轮廓上,一点朦胧的光勾勒出子推燕的睫羽,像蝶翼一般微微颤动。

仿佛是注意到了龙井的视线,子推燕抬起头来,金色的眼瞳映着格外明亮的圆月,也映着淡淡的龙井的身影。

子推燕本来打算——若龙井只是想去山顶看风景,他便带他飞上去,但现在看来龙井只是想要体验登山的趣味,如此,他便陪着好了。

夜间的风贴的山崖划过,掀起子推燕的斗篷,露出翅膀的一角,龙井连忙拢了拢斗篷,将这对不能让常人看见的翅膀藏了起来。

子推燕拽紧了领口,有些紧张地瑟缩了一下,虽然此地并无人迹,可他也怕出现意外,倘若真有人见到他这双翅膀,那……

龙井伸手揽住子推燕,像是给予安慰似的轻轻拍了拍,“这里没有别人。”

子推燕点点头,继续跟着龙井向上走去。

……

“少主!你看!”青团从楼上又跑了下来,举着手机伸到少主脸上。

少主往远处推了推,定睛看清上面的战绩,“怎么,今晚拿了几个人头?”

青团拿回手机一看,急得手忙脚乱,把页面划了回去,“不是不是,是这个!龙井哥哥又发朋友圈了!”

少主眯起双眼,看到图上一个明晃晃的灯柱子,眉头抽动,“这拍了个啥玩意儿?”

“不知道啊……”青团仔细端详,迷惑地摇了摇头。

“给我康康!我嗅到了爱情的味道!”吉利虾从旁边沙发惊坐起,刚刚他看电视睡着了,太无聊了,这部电视剧居然没有爱情!天呐,怎么会有这样枯燥的电视剧?爱情是水,爱情是泉,莫得爱情莫得甜!难道不知道农x山泉有甜味也是因为爱情吗!

青团吓得小脸一青,忙把手机递了过去。

吉利虾捧着手机,用充满深情的目光注视着上面的照片,“啊~这是一张写满了爱的照片,看这温暖的灯光,代表着龙井炽热的内心;看这漆黑的夜幕,代表着龙井深沉的情感;看这笔直的钢铁灯柱,那肯定是代表着龙井很坚呜呜呜……”

霎时间,少主跳起来捂住了吉利虾的嘴,对青团温柔地笑了笑,然后在吉利虾耳边恶狠狠道:“这还有孩子呢!你说话注意点!不然今晚夜宵就是麻辣吉利虾!”

“呜呜呜……”吉利虾含泪点头,把手机还给了青团。

哎,你说这爱情多美好啊!

青团:不明觉厉!

……

龙井的眼中只有子推燕,借着山崖缺口处漏下的月光,他瞧见他脸上恬淡而安静的神情,比今晚的月光更美。

龙井爱极了子推燕这般模样,脚步渐渐放慢了,等走到一处像被蒙在黑布里的平台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子推燕的手被拉了一下,他意识到龙井不再向前走了,便回过头问:“可是累了?”

龙井稍稍附身,凑近了,灼热的目光被漆黑的夜遮挡了大部分。

他也庆幸这是在深夜,不然把这只小燕儿吓跑可怎么办?

龙井微微勾唇,纵使肯定这动作对方在夜里看不到,他还是尽快收敛了,道:“我眼里进了东西。”

子推燕心思是单纯的,龙井说什么便信什么,他担忧道:“此处太黑,看不到什么,不如我带你下山罢。”

“不必。”龙井凑得更近了,“帮我吹一下便是。”

呼吸近在迟尺、彼此交织,子推燕抬手摸到龙井的脸,顺而向上找到眼睛的位置,轻轻吹了一下。

龙井呼了口气,一只手不知何时伸到子推燕脑后,就要按住攻占他的唇——

“年轻人,买东西不?”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子推燕吓得一哆嗦,无意间就踩了龙井两脚,他慌张地向后退,背朝着山崖,生怕声音传来的方向有人发现他的翅膀。

龙井怕子推燕无意跌下去,赶忙伸手将他抓了回来,怒视黑暗处,“是谁!?”

“就是一个讨生活的老头子……”老人把灯开了,一个小灯泡瞬间照亮了这一片地方。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一个盖着布的架子旁,电线胡乱缠着,灯泡从最顶端垂下来。

“来看看,我这有烤地瓜和奶茶,还有纪念品。”老人一边说,一边把布撩开,露出里面 的百货架子,“大半夜上山不容易,那边那个小姑娘冷了吧?来喝杯奶茶暖暖。”

龙井往后看了一眼,子推燕正躲在自己身后,老人没发现那鼓起来一块的斗篷,大概是将他们错认成上山的情侣了。

“多谢老人家,我们不需要——”龙井不爱喝奶茶,总认为这是怠慢了茶叶,子推燕也被他影响,不怎么喝这个。

“好好一大小伙子!怎么这么小气!连个奶茶都不给女朋友买!”老人很生气,说话都发颤,“不知道现在几度吗!多冷啊!把人姑娘冻着怎么办!”

龙井:“……”

老人转头对子推燕和颜悦色,“小姑娘别怕,爷爷请你喝!”

子推燕:“……”

用开水冲好的奶茶递到子推燕手上,子推燕喏喏地:“谢谢。”

“哎,多好的姑娘啊。”老人有些耳背,加上子推燕说话声音小,也没察觉出不对来,高兴道:“我孙女就像你这么大,结果跟个兔崽子跑了,哼。”

老人瞪了龙井一眼,“女孩子可得好好挑对象,啊,别被骗了,尤其是这种,啊,小气鬼。”

被说小气鬼的龙井:……

“好了,你们要是想看日出啊,就抓紧走,这山可高了,走走停停的要花不少时间。”老人一边收摊一边道:“等你们下了山,帮老头子宣传宣传,这山要开发风景区了,到时候人肯定多。”

……

鹄羹从厨房端出一盘葡萄,放在茶几上,转头看到少主脸上过于灿烂的笑容,不由得愣了一下,“少主在高兴什么?”顺手给少主剥了颗葡萄。

少主张嘴吃葡萄,嘟囔道:“龙井之前让我教他用朋友圈,原来是想秀恩爱。之前嘲他不会秀,结果记仇了。”

吉利虾抱着自己的黄瓜X在沙发上滚来滚去,“怎么还没消息啊……我需要粮……我要嗑cp……”

“吉利虾怎么了?”鹄羹好奇地问,怎么一会儿没见就变成这样了?

“害,他缺营养。”

“我懂了。”鹄羹笑眯眯道,“明天就给吉利虾做营养餐,单独补充。”

少主替吉利虾打了个冷颤,鹄羹做的什么都好吃,就营养餐贼几把难吃,他在悬崖吊臂那些年都吃吐过。

“嗡嗡——”

“有消息了!”吉利虾鲤鱼打挺,“我看看……额,怎么是个老爷爷啊?”

照片上,一个白发老人笑得和蔼,露出缺口的牙齿,但配合着身后橘色的灯光,怎么看怎么诡异。

“什么?”少主凑近了看,随口猜测,“可能是山上遇见的人吧。”

“不会是遇见人贩子了吧!”吉利虾绝望道。

青团在一旁赞同道:“是呀,龙井哥哥这么晚带子推燕哥哥出去,两个人又长得那么好看,要是遇见坏人怎么办?”

少主迟疑了,“那……再看看?如果没消息就打幺幺九吧。”

……

辞别老人,龙井和子推燕又继续向上走。

此时的风比刚刚更冷了,天上的明月似乎也黯淡了一些,乌云渐渐从旁聚集。龙井抬头不语,今天天气预报明明说是晴,这会儿怎么就阴天了?

阴天归阴天,龙井想秀的心情不会因此改变,每走一段路,他就拍照发朋友圈。

子推燕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但看龙井兴致如此高昂,他也不好说实话——闪光灯没开,只能拍出一片乌漆嘛黑。

龙井关了朋友圈,打开加密的记事簿,看自己从网上摘录下来的恋爱心得,上面写道:要想营造气氛,得先追忆过去。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龙井吟诵道。

子推燕看了一眼龙井,不知他为何突然谈起这般悲伤的事,心中却有所触动,“‘解其天韬,堕其天帙。纷乎宛乎,魂魄将往,乃身从之。’在空桑生活的日子里,我也发现了很多新的东西……生命对我来说,大抵就是一种看不到尽头的彷徨吧……”

“龙井,莫要再说这些了。”子推燕轻轻叹了口气,龙井只觉得这叹息声敲在他灵魂最柔软的地方,让他的心紧紧收缩了一下。

龙井沉浸在心疼的情绪里,忽然醒悟哪里不对,他只是想与子推燕回忆一下在空桑的美好生活,怎么扯到这来了?

似乎哪里有些误会,该怎么解释呢……?

龙井一边头疼一边打开记事簿,往下划,看见上面写道:不要怂,就是干!把ta按在墙上亲!

他看了一眼犹自悲伤的子推燕,自责不已,把手机收起来,扳住他的肩膀,“其实我——”

“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

欢快的调子响彻在山间,龙井动作僵硬,一时间没有动作。

“……有人打电话。”子推燕见龙井一动不动,忍不住提醒道。

被接二连三打断约会的龙井心情极差,只恨手中没有扇子。

龙井镇静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少主。

然后无情地给挂断了。

龙井看着子推燕,有些不知所措,原来对方在这些年里已经彻底舍去消亡的念头,开始寻找新的生命的真谛了吗……?

相伴多年,子推燕瞬间察觉龙井在胡思乱想什么,干巴巴地解释:“是少主设置的铃声……”从一开始就是,少主想让他积极向上一点,锁定了这个曲子,只是平时龙井不用手机,没有听见过。

龙井沉默地握住子推燕的手,方才旖旎的气氛全然不见。

……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全是黑色图片,肯定是SOS求救信号啊!”吉利虾双目含泪,大力摇晃少主,“快!快去救这对我嗑爆的cp!!!”

少主被晃得头晕眼花,“等一下等一下!我先给他们打个电话!”

众食魂噤声,提心吊胆地观望少主给子推燕的手机打了过去。

十几秒后——

“被挂断了。”少主神情凝重。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吉利虾要急死了。

“我先给郭管家打个电话,再把佛跳墙叫回来,分头行动,时间就是生命!”

青团嗫嚅:“那……还打幺幺九吗?”

“不行!子推燕的翅膀要是被人看见就糟了。”少主面无表情道,“刚刚说打幺幺九只是开玩笑,没想到一口毒奶给我噎死了。”

“现在,行动起来!”

……

高处不胜寒,抬眼却是繁星漫天。

阴云不知何时全部消散了,龙井与子推燕此时离山顶只有一步之遥。

子推燕平日大部分时间都是靠翅膀飞行,冷不丁走这样长一段路着实疲惫不已,一脚踏空,向旁边歪去。

龙井大惊,越靠近山顶的地方就越陡峭狭窄,四处都是悬崖峭壁,倘若掉下去,肯定尸骨无全。

心急如焚的龙井完全忘了子推燕是有翅膀的,伸长了手抓住对方,用力往自己怀里一带——

“咔。”

子推燕趴在龙井怀里,感受着龙井勃发的心跳,脸庞不由得燥热起来,可龙井竟是一动未动,这让子推燕心中有些不安,试探道:“龙井?”

龙井倒吸一口凉气,“……无事。”

刚刚那一下子,闪到腰了。

……

“好,现在郭管家和佛跳墙已经赶去那座山了。大家都不要着急,我给你们订的黄瓜X手机有定位功能,强大的自救系统还能录音哦!如果那边有网,我们还能得知对方的行动路线。”少主说嗨了,开始介绍起手机功能。

青团紧张地拽了拽少主的袖子,“少主……”

“青团别怕。”少主摸了摸青团的头,“龙井和子推燕一定会没事的。”

“不是这个!”青团摇摇头,指向沙发另一头,“吉利虾哥哥好像有事!”

吉利虾:“人活着……就是……要……搞……cp……我的cp……呜呜呜呜……”

少主:=口= 妈呀灵魂出壳了!

“咚咚咚。”敲门声。

少主连忙去开门,惊然看到子推燕把龙井扶了进来。

“龙井他……怎么了?”少主担心极了,瞬间脑补歹徒袭击子推燕,结果龙井为救子推燕受伤这种剧情。

“快去给郭管家和佛跳墙打电话,让他们回来!”少主招呼道。

青团连忙跑去打电话。

子推燕道:“腰闪了。”而后扶着龙井在沙发坐下。

“啊?”少主看了龙井一眼,怀疑自己听错了,被回以冰冷目光,憋笑,“哦~腰闪了啊,我去给屠苏酒打个电话,算了,大晚上的他不方便,还是给饺子打吧。”

看到龙井和子推燕回来,吉利虾活了,泪汪汪地过去嘘寒问暖,“你们怎么样啊?约会干嘛跑山上去啊?吃个饭逛游乐园不好吗?”

子推燕眨了眨眼,“下次不会了。”

当年龙井和子推燕还没正式在一起的时候,吉利虾就看透了,他是帮两人捅破窗户纸的利刃,被少主戏称“红娘”。

当初云华还是三个人的故事,吉利虾安利cp时,桃花粥死活不信,和吉利虾针锋相对,一边反驳一边不屑,“怎么可能,龙井那样的人,也能拥有爱情?”

吉利虾破天荒地爆粗了:“你懂个屁!他们是爱情啊!!!”

桃花粥也急了,“淦!我说不是就不是!”

少主流着冷汗拉架,“吉利虾桃花粥你们别吵了,以后不要去祖安区,小猫咪不可以说脏话。”

很快,饺子上门,帮龙井诊治一番,给了很苦的药,“按摩,外敷方法都教给子推燕了,没事,过几天就好。”

少主忧心忡忡,把饺子拉到一边,“龙井闪腰不会是因为我老让他看菜园子吧?浇水除草的老是弯腰。”

饺子摇了摇头,“这是缺乏锻炼,以后让他练切墩。”

少主伸出大拇指,“好,不愧是你!”真狠,竟然让龙井去后厨。

另一边,龙井被子推燕搀扶进里屋睡觉去了。

“真好啊。”吉利虾捧着脸,双目冒心,“他们是真的!”

……

日出时分。

龙首山上,龙须酥慢悠悠地收回了天文望远镜,又把三帝钱塞回袖子。

卦象无误,昨夜果然无人前来打扰他观星。

……

早晨七点整

空桑论坛热搜:

#龙井虾仁 不行#

点赞量最多的是这样一篇文章:

《龙乙己》-作者匿名发布。

龙井虾仁站在空桑门前,冷风吹着他的长发,他冰冷的眉宇间凝着一丝痛楚,曾经如松如竹般挺拔的他此时却扶着老腰。

龙井虾仁一到空桑,所有食魂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龙井虾仁!你怎么又闪着腰了!”

他不回答,对少主说,“随便要一壶茶,奶茶的不要。”便也不付钱,直接坐到椅子上。

食魂们又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闪着腰了!”

龙井虾仁睁大眼睛说,“你们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昨天亲眼看见你爬山闪腰了,疼得你抱着子推燕哭。龙井,你是不是不行了啊?”

龙井虾仁便涨红了脸,额上青筋绽出,争辩道:“猛1的事……不能算不行!腰闪了,能算不行么?”

接着便是些难懂的话,什么“意欲何为”“无聊至极”之类,引得众食魂都哄笑起来,空桑内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主一口气读完,笑得歪倒在佛跳墙身上,肚子疼得不行。

简直笑出鸭叫,这都是什么人才啊……

青团抬眼,瞧见鹄羹也抹去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头压得更低,生怕让大家看到自己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子推燕和龙井躺在同一张床上,他昨日带龙井从山上飞下来,翅膀用力过猛抻着了。此时此刻,他和龙井就像是两只抱团取暖的小动物,听着一墙之隔的客厅里的爆笑声瑟瑟发抖。

龙井握住子推燕的手,“下次,一定不会……”闪到腰了。

子推燕垂下头,轻轻应道:“嗯。”

龙井看到子推燕又别过头去,身体微微颤抖。

他想,是不是自己让子推燕担心了?

于是龙井轻轻扳过子推燕的脸,瞧见了他眼角微红的湿意。

龙井心动地吻了吻子推燕的眼睛。子推燕温顺地接受了龙井的吻,顺便把手里的东西塞进被窝。

超长待机黄瓜X正被子推燕握在手里,那篇爆火的话题文正停在结尾处。

子推燕默默关机,这篇文章,还是永远不要让龙井看见为好……




【预警!#性转搞姬#雷勿入!ooc】

今天是节日嘛

突发奇想搞橘里橘气

小姐姐之间谈恋爱就要互宠,哈哈哈哈埋胸!

摸鱼

#月黑风高私奔夜#

#飞檐走壁の龙井#

瞎鸡儿摸鱼,边带娃·边看菜园·龙井